【喻叶】于夜-1

新文预警:(架空向)

#  【文案】:不算完全的破镜重圆,就是文州大大觉得和叶修大大在一起的原因有点狗血,喝多了就那啥之后成了炮友,之后成了恋人,但害怕叶修并不喜欢他,各种腹黑折腾要听一句我爱你才行。一盆又一盆狗血。

#  【属性】:阴晴无常但温柔腹黑总裁攻 X 一心想解释已经分手了却又不由自主倒追攻的恋爱苦手嘲讽受。

#  本文又叫《分手了也要秀恩爱》或《分手是为了更好的秀恩爱》或《原来你们分过手!》或《虐?不存在的。》。

#  周三和周六晚上十点更新。


第一章

 

“文州哥哥,我怀了你的孩子。”丁凝的手柔柔的搭在小腹上,眸中温柔得要滴下水来。

宋远站在门口,不安的往喻文州脸上瞥去,这女人拿着喻夫人的派头在蓝雨指手画脚的,还不都是喻老夫人纵的,他虽然是蓝雨的高层,还是喻文州的发小兼帖神秘书,但丁凝拿着喻老夫人的懿旨要进喻总办公室,他怎么拦得住。

这真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宋远无奈的想。

喻文州坐在办公桌后面,手指间的签字笔无意识的转动着,巨大的落地窗透过午后的阳光,他整个人沐浴在这暖黄的光线中,好看得不像话。

至少丁凝已经看呆了,甚至没有立马反应过来喻文州正在发呆,而没有给她想要的答复。

 

 

同样是冬日的午后,他和叶修的家也被难得的冬日阳光晒得暖洋洋的,他从书房出来便看到叶修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只有腰上搭着毯子,手中还握着响着通关音乐的游戏机,叶修却已经睡着了。

阳光穿过叶修的发间,喻文州觉得他的心也被暖得软绵绵的了。

他忍不住上前去把那人抱在怀里,用下巴摩挲着叶修软软的黑发,手却已经探进了那人宽大的睡袍内,还时不时的轻蹭着那人的耳朵。

不安分的手被捉住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在喉咙间轻轻哼笑出声,叼着叶修耳朵含糊道:“宝宝……”甜腻得像是糖水溢出,浸湿了两个人的心。

再次轻啄了他的嘴唇才抬头问他:“醒了?饿了没?”

叶修瞪他一眼,“应该是你饿了吧?”

喻文州不说话,只是又把他的头按在左胸,被捉住的手却已经挣开束缚重新在叶修游走起来。

 

 

叶修使劲摆摆被摁住的脑袋,抬起头认真说:“我饿了。”

“喂饱了我才能让你吃饭。”低头亲吻他柔软的嘴唇,又落下一吻在那因着被弄醒还雾蒙蒙的眼睛上,手已经放在了内裤边缘。

“诶等等等等……”叶修忙按住他,这次带点严肃:“其实是我来大姨妈了。”

“你一个星期前已经来过大姨妈了。”那天叶修出差回来累得不行不想做就是用的这个借口,那时他也心疼的不行。

可这次不行,他辛辛苦苦在书房办公,这小坏蛋却在这里偷懒,喻总裁心里也是非常不平衡了。

 

 

“好吧,那只能实话实说了。”他表情虽然有点纠结,但却字字铿锵道:“其实是我怀了你的孩子。”

说着还把喻文州在他衣服里面的那只手抓住放在他的小腹上,眼底充满了拳拳父爱。

 

 

喻文州已经两天没碰他了,有点着急,虽然只想先把这个人从里到外都吃一遍,却还是耐着性子陪着他玩闹:“宝宝,今天不是愚人节。”

叶修眼看已经无法挽回被吃掉的命运了,索性自暴自弃,没骨头似的摊平在沙发上,送了喻文州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好吧,其实孩子不是你的。”

 

 

喻文州被他无赖的样子气笑,原本准备做一次就去吃饭,但事实上就算最后叶修割地赔款的签下各种不平等条约,晚饭也是第二天才吃成了。

手机备注原本的“鱼粥”被迫改成了“叶修孩儿他爸”。

 

 

办公室内的气氛安静得可怕,就在宋远准备咳嗽一声来打破这种氛围的时候,有节奏的敲门声让屋内的人回过神来。

“进来。”

门本来就没关上,来人好像也是非常熟悉的开门进来,还自顾自的问着喻文州:“哥,叶少今天回来我去接他了啊,你的车我叫于峰开着送你回家。”

 

 

徐景熙说完才发现有点不对,这个怒视着他的女人……好像是喻文州那不知打哪儿来的未婚妻吗?

这什么情况?徐景熙向宋远眨眼问道。

喻总喜当爹了。宋远双眼平静无澜的传达着信息

靠?!喻总快被叶少榨干了,还有力气和别人造孩子?徐景熙震惊。

喻总看着你呢……宋远嘴角一抽,远目状。

榨干?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徐景熙学着宋远的样子远目。

 

 

“文州哥哥,妈说让我们今天回家吃饭,顺便一起去检查一下孩子健不健康。”丁凝抚着小腹,眼却紧紧盯着喻文州。她当然知道叶少是谁,抢了他未婚夫三年多的男人,是的,一个男人而已,还不就是玩玩,就算是叶家的大少爷,那又怎么样?自己现在可是有喻家的长孙……她始终相信喻文州最后一定会属于他的。

“丁凝……”喻文州终于开口。

丁凝一听自己的名字从喻文州口中叫出来,脸上的阴霾终于散去,憧憬的看着那个男人,温柔,包容,帅气,那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会不喜欢,何况他们两人从小就认识,哪儿能让其他人抢了这个男人去。

 

“文州哥哥……”我爱的男人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丁凝红了脸。

“我不知道你究竟哪来的误会,但我不觉得我会连有没有和别人上过床都不知道。”喻文州抬眼看他,眼底藏着不为人知的风暴,被人打断想念让他有点生气,何况……他还有许多事需要做呢,不该存在的风险就应该早早消灭掉。

不然……吓跑了那个表面上百毒不侵,其实心思比谁都重的他的宝贝可怎么是好呢?

 

 

“那天在喻家你喝醉了,我们就……”丁凝偏过头,娇羞万分的时不时抬眼看喻文州的神色,一张脸涨得通红。

怎么喝醉的?她当然是知道的,不就是喻伯母叫他陪自己喝酒吗?

怎么上的床?她当然也是知道的,她听从哥哥的话,买通了喻家的佣人来探亲的弟弟,在喻文州的酒杯上涂了药啊……

 

想到这里,她确实有点心虚,她怕喻文州认为她是不知羞耻的那种女人,他可不认为喻文州不知道这件事,他的文州哥哥的本事从小就很不得了,所以她才心心念念这些年,一心非要嫁给那个男人不可,只有那个男人才能有资格成为他的丈夫。

喻文州在红木桌上点了点手中的笔头,发出沉稳的响声,好似有安定人心的作用,丁凝的心也慢慢沉淀下来,她暗暗给自己打气,反正木已成舟,也只能先这么走下去了。

 

 

喻文州拿起笔对着墙壁,按了一下启动键,对面的墙壁上就显示出了画面,丁凝听见背后的声音,转过头看,是喻家大宅的录像。

视频的左上角是时间,正是喻文州回家的那天晚上,而视频上清清楚楚的是喻文州吃完饭被于峰背出门,放进车上走了的画面。

这是怎么回事?丁凝大惊。

她努力掐着自己的手心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从小在家里争斗不休下来,要说完全没脑子也是不可能的,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被人算计了。

她那天晚上确实和谁上过床,但是没有开灯,那人没有说话,她只能靠着模糊的光线看着那个人,那个人是她的文州哥哥……

而且她确实怀孕了。

是谁?

 

丁凝脸色惨白,她看向喻文州,她不信那个男人不知道,她强忍着颤抖,睁大死死瞪住那个她爱的男人。

不甘,愤怒,震惊。

一时间脸色千变万化。

喻文州收起了一向温和的微笑,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我懂了,交易达成。”说完就拿着小包跌跌撞撞的走了。

喻文州朝宋远抬抬下巴,宋远比了个ok的手势就跟了上去。

 

 

“哥,这什么情况啊?”徐景熙问。

蓝雨高层感情都很好,基本上都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有人的时候就叫喻总,私底下叫哥的叫名字的都比较随意。

“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怀的不是我的孩子,而且我摆明了态度不配合,她就只能让别人不知道她怀了孩子。”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喻文州迅速抹去眼中那抹冷凝。

“那老夫人那里……”

“呵呵,谁知道呢?”

“我说也该敲打敲打她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她不可能以为你不知道吧?”

“谁知道呢。”喻文州笑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徐景熙知道他是不想谈这个了,便接着来意说道:“叶少的飞机下午七点到,到时候我去接他吧?于峰那小子又不会说话,不能让叶少高兴等下你回去又讨不了好。”

喻文州和叶修的事他们一直看着的,好不容易修成正果,他们旁人看着也高兴,叶少虽然平时说话嘲讽,可对他们这些喻文州的人还是不错的。

 

就拿上次卢瀚文的事来说吧,有人骗卢瀚文去夜店喝酒,还差点被猥琐老头占便宜,叶修恰好在那里找店里的老板玩,其实见小卢已经是三年前在国外了,他愣的一上去就给那群人开了瓢,平时那个懒懒散散的性格真不像是那回事。

从那以后卢瀚文就喜欢叶修喜欢得不得了,这次一回来就听说有人要插足喻叶二人之间的关系,还要对他最喜欢的哥哥下药,二话不说就扮演来了一个来探亲的佣人的弟弟,被收买了帮忙给喻文州下药,当然是给谁下药就不知道了,那小子青春期,焉儿坏着呢。

 

 

“你说于峰那小子怎么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每次叶少一套话他就上钩,把你卖的干干净净的,平时没觉得那么傻啊……”徐景熙还在那里哭笑不得的数落。

“去吧。”喻文州把椅子转过去对着落地窗,外面的高楼林立,整座城市在黄昏里熠熠生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他的心却快要疼死了。

喻文州闭上眼睛,捏住手心里的小银圈,好像不知道疼似的,也不管手心的银圈快要嵌进他的血肉。

分手的第十三天又七个小时……

 

 

徐景熙看喻文州情绪似乎有点不对,张了张口,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转身走了,大概是太久没看到叶少了吧,今晚回家能看到叶少也许明天就正常了吧。

他摇摇头,还别说,许久没见到叶少就连他们也挺想他的,这难道是潜在的抖M体质?

想到叶修那张无差别嘲讽的脸,徐景熙有些好笑的想到。



TBC

+丁凝很久以后是一个重要角色……要记住哦~

+入圈两年,退圈快有一年半,我又回来啦!全职是我的第一个圈,前脚刚要出坑,后脚有掉下来了,真是有毒,我真的好喜欢叶神啊!只是没想到回来就掉进了喻叶坑了……好喜欢文州~这篇文真的是非常自娱自乐了~

+欢迎留言,欢迎留脑洞,欢迎推梗,欢迎推文~

+这自动更新啦,lo主三次很忙啊……

评论(17)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