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2

++《目录》

++明明都是我男神,为什么一个我想可劲儿宠,另一个我却想可劲儿欺负……tag加上了哦

正文

第二章

 

黄少天这才看到了那人的全貌,普通得扔人海里就找不着的相貌,和刚才看到身影时的惊艳相比则逊色了许多,让黄少天有一种眼前这人的气势和他的长相不匹配的错觉。

 

而叶修看到黄少天则是眼睛一亮,被易容过的脸虽然显得平常又普通,但那双眼睛却煞是明亮好看。

 

他之前在来的路上遇见一个被当地山贼暗算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得貌美,误中山贼老大下的软骨散,正准备绑回去当压寨夫人时,叶修恰好路过那处,就顺手救下了那位小姑娘。

 

小姑娘解了毒之后,叶修才知道她也是江湖女子,那小姑娘很是活泼,差点被绑去当了那压寨夫人也没见有多惊慌,毒一解开就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观那姑娘气息平稳,想也是出身于哪个名门大派,才有如此扎实的根基。

 

小姑娘临走的时候抱剑对叶修说:“小女子戴妍琦,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多谢叶恩公相救了,将来若有幸遇到,小戴我定会来报答今日救命之恩。”

 

戴妍琦也询问过叶修名姓,想着来日有机会报答叶修,可叶修却是只说了姓叶。

 

并非他故作矜持,实在是他的名字太出名了,不是说天下之大,没有同名同姓之人,而是之前他还是斗神的时候,仇家太多,世上叫叶修的人基本上都被寻仇者杀了,久而久之,除了他之外,再也无人敢顶着叶修的名字行走江湖了。

 

叶修做了好人好事不留名,见这戴姑娘这么轻易就着了山贼的道,便暗暗猜测这是一位甩掉家长一个人跑出来玩的哪个门派的小姐,既然人已经救下了,干脆送佛送到西,索性把钱袋也掏了出来,此前他出门的时候从叶秋那里也顺了不少银子,此时正派的上用场,打算赠送这小姑娘一点,让她平安上路。

 

只是戴妍琦这位小姑娘好似对银两特别执着,叶修原本只想给她一半,可被小姑娘那种想吃骨头的小奶狗的眼神盯着,让他不自觉的想起了苏沐橙。

 

多年以前,他和苏沐秋还有苏沐橙,三个人生活在一起,年纪还小的他们生活也挺拮据,每次他和苏沐秋回家都会把赚来的银两给苏沐橙,看到她开心得蹦跳的身影,两人的疲惫好像也消失了。

 

总之,面对戴妍琦这样的小姑娘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钱袋,他也只能把整个钱袋交出去了。

 

这就是叶修对着几个铜板叹气的原因。

 

如今看到一个穿着精细,明眸皓齿,一看就是世家公子,浑身上下都写着“我很有钱快来讹我”的人,而且对方还正在大大咧咧的瞧着自己,明显很有兴趣的样子。

 

那当然不能放过了。

 

叶修忍住想要抬手摸摸自己易过容貌的脸的冲动,暗暗想到该不是因为今天自己这张脸贴错了,贴成苏沐秋那张祸国殃民的祸水脸了吧?

 

曾经要去闯祸的时候就易容成苏沐秋的样子准没错,世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特别的宽容,只是回来要和苏沐秋打一架那是必不可少的了。

 

想到这里,叶修又瞧一眼黄少天,见对方还在傻乎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猛瞧,又自恋的想到该不会自己今天忘记易容了吧?

 

难道是被自己的美貌迷住了?

 

其实事情完全不是叶修想的那样,黄少天最初盯着他的时候是因为他的气质和脸相差太大,就像你看到前面有个很漂亮的婀娜美女,身材火辣,动作妖娆,而当你急匆匆跑到前面去瞻仰女神的时候,发现对方长了一张如花脸。

 

虽然叶修今天易容的那张脸比不上如花那么夸张,但和黄少天的期待比起来落差还是挺大的。

 

后来为什么还在盯着叶修瞧,那是因为叶修悄悄看他时,那双乱转的眼珠实在是过于灵动,活像是一只摇着尾巴算计着怎么吃到鸡的小狐狸,让黄少天有点移不开眼。

 

再后来则是因为他背上的那把大伞了,见多识广如黄少天,蓝雨宫本就掌管各种珍惜物品的拍卖,自然是立马就能意识到那不是一把普通的伞,而应该是一把武器,只是观眼前这人,却丝毫没有内力。

 

不仅如此,黄少天用内力压制试探对方时,对方却毫无不适,那就证明此人确实是习武之人,而且内力肯定要比自己要深厚许多。

 

蓝雨宫的副宫主黄少天被誉为剑圣,在整个武林中的武功造诣可谓是非常惊人,一把冰雨可斩杀一切邪恶。

 

曾经他以一己之力铲平了一个作恶多端的巫蛊门派,自此,剑圣之名落于他头上,成为了武林之中青年一代的被封神的又一人。

 

而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人,武功实力却连自己也探测不到,黄少天面上虽不动声色,却也开始警戒起来。

 

“这位少侠。”叶修走向黄少天,抬手行了个礼,然后眉眼弯弯的对黄少天说:“我看你已观察我许久,我收费虽然不是很贵,但也不是那种能被随意瞧了去的人。”

 

说完,抿着唇做出有些害羞的样子,看黄少天已经骤然变色,全身都在戒备自己,便安慰道:“我观少侠也不是想要随意赖账之人,便赔我一百两白银,我就不追究了。”叶修比出一根手指,眼神真诚得快比得上江湖上有名的侠盗方锐了。

 

黄少天脸一黑。

 

这真是又惊又怒。

 

英明一世的剑圣黄少天,南国尊贵的镇南世子爷,第一次被人——

 

敲诈了!

 

“我去!我什么时候看你了?我在看小巷之外那里有个站在窗台的美女,看到了吗?就是那个。”黄少天指向叶修背后,那里确实是有一个年轻女子站在红漆木窗边摇着扇子,轻纱漫舞,眼波流转,很是美妙,连那窗户下方也聚集了许多人来观赏。

 

“再说了,你不看我知道我在看你?事实证明我并没有看你,而是你在看我,小爷我也不和你计较,你就赔我一千两白银我就放过你,不要问我为什么要比你多九百两,因为小爷我每一刻钟都会进账千千万,收你一千两算是便宜你了。”

 

黄少天噼里啪啦一通说,摊着手找叶修要钱。

 

叶修闻言倒吸一口冷气。

 

黄少天得意的看着他,一股吵架吵赢了的优越感从脚底开始,油然而生。

 

只是还不待他继续落井下石一番,就听到对面的人说道:“你竟然看我们老板娘,你知道我们老板娘比我贵一百倍吗?完蛋了,这下没有一万两你是走不了的了。”

 

叶修一脸惊恐的看着黄少天,完全是全心全意为黄少天担心的样子,真是一点都看不出幸灾乐祸。

 

只是那含笑的明亮双眼里还是写着“早承认看的是我,给一百两不就行了么?现在好了吧?涨价一万两了。”

 

黄少天险些一口气呛进气管处,这不是黄少天没和人吵过架,就黄少天而言,说话比吃饭还要平常。

 

这实在是世子爷从未见过如眼前人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好吧,魏琛是除外的。

 

“你!你你你……你说她是你老板娘就是你老板娘啊?你这是想要敲诈吗?兴欣阁的头牌姑娘凌波仙子才五千两包夜,你当那是兴欣阁的老板娘啊,看一眼就要一万两?告诉你,小爷我可不是吓大的,你信不信我冷酷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黄少天冲叶修挥了挥拳头,恶狠狠的恐吓。

 

嗯,还知道凌波姑娘五千两包夜,看来真是一个冤大头。

 

“她就是啊。”叶修淡定说道。

 

“就是什么?”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

 

“她就是兴欣阁的老板娘啊。”叶修指着窗户边的那个女子。

 

黄少天此时才仔细往那边看去,确实是兴欣阁的标志楼阁,如女子闺房般精致而细腻,从外墙看去就有许多精细雕刻,这兴欣阁虽是青楼,但也是有许多有名的才女在里面卖艺不卖身,里头全都是遭受过一些苦难的女子,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一个个的被兴欣茶馆的老板娘收留了。

 

兴欣阁由此而来。

 

其实兴欣阁并无后台,至于为什么没被找过不痛快,江湖上据传这是斗神叶修的地盘,自然无人敢惹。

 

就算斗神现在被传已经陨落,也有人曾经想要浑水摸鱼染指兴欣阁,可无一例外下场都很惨烈。

 

而此时窗边的姑娘明显也看见了他们,一张俏脸骤然带上怒气,不似豆蔻年华的小姑娘那般俏丽,反而是有些风韵,可以看出年龄并不小了。

 

此时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足尖轻轻一点,便朝他们飞了过来。

 

羽衣彩带,随风翩飞,馨香扑鼻,犹如那九天仙女下凡,看呆了街上的一众人。

 

但这不包括叶修,叶修一见女子冲过来了,嗖的一下就躲在了黄少天身后,捏着黄少天的衣服,把头抵在他背后,有丝丝热度透过衣物,直冲脑门,甚至那温度安抚了他无时无刻不在疼痛的大脑。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把他扯出来,女子就到了他的面前。

 

刹那间,女子和黄少天大眼瞪小眼。

 

按理说,这是经典的一见钟情场面,本应天地间只有彼此被装在眼中,然后走进了心里。

 

只是黄少天却非常不合时宜的想起叶修刚才所说的,此女子是兴欣阁的老板娘,顺便也想起了那个看一眼就要一万两银子的事。

 

这直接导致了黄少天做了一个后悔莫及的动作。

 

总之黄少天就是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眼神竟然游移到了别处,不敢落在女子的脸上。

 

靠!

 

黄少天唾弃自己,不就看一眼一万两吗?老子出十万!

 

然后又大胆的看向了女子。

 

可女子却没有在看他了。

 

没理会他丰富的内心活动,因为陈果已经在试图从他背后把叶修扯了出来了。

 

“叶……”陈果刚想叫出叶修的名字,发现有别的人在场,生生的把那个修字吞了回去,可是不叫名字又显得有些势弱。

 

“叶小虎!”陈果中气十足的吼道。

 

躲在黄少天背后的叶修被这个称谓一震,在恐惧的压制下,愣是忍住没抬头。

 

“叫你十五的时候要过来,你怎么又半点消息都没有了?”

 

陈果扯不出来壁虎一样躲在黄少天背后的叶修,也放弃了,但是却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我被我嗷嗷待哺的弟弟给缠住了。”叶修委委屈屈的从黄少天肩膀露出半边眼睛。

 

“你放……”陈果吞下那句脏话,很想把这个家伙拖出来狠狠的揍一顿。

 

叶修的情况他清楚得很,曾经有一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兴欣阁找过他,却被他气走了,他才不信那天晚上叶修会因为叶秋而选择把痛苦暴露在最亲密的弟弟眼皮底下。

 

陈果心疼叶修,其实叶修中毒也有她的责任在里面,所以总是想陪着他一起度过痛苦的时刻,只是这人也太不知好歹,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从她们身边溜走。

 

然后一个人,像是战神一样挡在她们面前,只是叶修不知道,那副无坚不摧的样子,早在三年前就在她们心中分离崩析了。

 

她们知道了,他会痛,也会死,他不是神,却要装作神,站在她们面前张开双手保护她们所有人,而她们却还一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份安全感。

 

每一次一想到这个,陈果就觉得自己心里比叶修的万毒攻心还要疼上许多。

 

被忽视了个彻底的墙壁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刚才怂了那一瞬间就让他心里很窝火了,更何况两人现在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面,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他们见识见识自己的不同寻常了。

 

“搞什么?躲在我背后干嘛?该不是你欺负了人家姑娘不敢见人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渣,还骗我这是兴欣阁的老板娘,看一眼要一万两,当着人姑娘的面前说清楚,你是不是想骗了钱又走得远远的,不愿意对人家姑娘负责啊?”

 

黄少天着实需要有人和自己同仇敌忾的批评叶修这种打秋风的猥琐行为,看叶修挺怕眼前这姑娘的,黄少天就觉得不错。

 

“看一眼一万两,他没说错。”陈果面对黄少天时瞬间变得冷漠,刚才那愤怒的样子好像不存在一般,冷冷的朝黄少天摊着手。

 

陈果一直是泼辣的女子,之前没从黄少天背后把叶修拉出来的时候就窝了一肚子气,更何况此时黄少天还罪大恶极的打断了她充满悲情和感动的回忆录,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也就对黄少天没有了好脸色,语气生硬。

 

这对黄少天来说实在是一场无妄之灾。

 

黄少天很憋屈,回头一看叶修,冒出半个头,正一脸“你看,我说我们老板娘很贵的吧”的眼神看着他,让他更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和眼前这人大战三百回合。

 

只是由于他此时此刻想到要如何收拾这人的手段太多,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他伸出手,像是打地鼠一样把他肩膀上冒出的头拍了下去。



TBC


评论(47)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