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3

++《目录》

++好喜欢你们陪我萌黄叶,谢谢陪我聊天~么么啾~

++这一章我修了一个小时,因为要解释很多伏笔…写文好难。


正文

第三章

 

三人一直堵在巷子里也是不像话,没看到此时巷口两头已经围着一圈人了吗?

 

看着兴欣阁的老板娘怒气冲冲的盯着面前的两位男子,还以为貌美的火辣老板娘受了什么委屈,正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着,随时准备上去英雄救美,以试图获得美人的青睐。

 

陈果白了旁人一眼,绫罗绸带自袖间一甩,就把叶修绑走了,自然也连带着被叶修当做救命稻草般抓着的黄少天。

 

兴欣阁的一间房中,桌案上摆放着古琴,香炉中燃烧着安神的香料,黄少天口中那包夜才五千两的凌波仙子,细腻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看似随意的拨弄着,指尖下泄出的乐曲却空灵得让人整颗心都沉静了下来。

 

黄少天也端端正正的盘着腿坐在叶修身边,非常无辜的接受着陈果的怒视。

 

这实在是因为生气的女人气场太强了,天生的机会主义剑圣的黄少天,以及那从几百余场战斗中训练出来的直觉,让黄少天非常理智的选择不去触怒。

 

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优良品格,黄少天决定把这笔账算在坐在自己旁边这人的身上,毕竟要不是这人死活要扒拉着他,想他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世子爷,想嫁给他的女子能从南国京都的东门排到西门,又怎会沦落到被女子讨厌嫌弃的窘境。

 

可叶修像是完全没感受到这两束杀气腾腾的目光,反而是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用手指打着节拍,自顾自的闭着眼,一脸沉迷在乐曲里的样子。

 

“咳咳。”陈果咳嗽了一声。

 

凌波骤然抚平颤动的琴弦,抬眸一笑,水波流转,抬眼给了叶修一个“保重”的眼神,朝着三人微微福了福身,抱着琴离开了。

 

黄少天又多看了那凌波仙子两眼,觉得真是不负江湖上传说的杀人于无形,这女子一看就是武功深厚,只是比起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的苏沐橙,还是差了许多。

 

黄少天是见过苏沐橙的,在三年前的武林大会上,苏沐橙第一次出现在江湖人士的视线中,深不可测的武功,加上九天仙女似的容颜,只一次,便被封了神,同时还被誉为武林第一的美人,成为了能呼风唤雨的沐橙仙子。

 

当然,其中有护在他身边的斗神几分功劳就不可妄加揣测了。

 

说起来也是好笑,人家都是女子不愿让随意的男子见了自己的面貌,故时常看到一些江湖上的女子以纱遮面,只是在这种若隐若现中,反而更添了几分迷人的风采。

 

而苏沐橙出现时,却是大大方方的站在众人面前,站在她身后的斗神叶修则是戴着银质面具。

 

这让早就对叶修好奇不已的黄少天不止一次在喻文州面前嚷嚷过“什么斗神,娘们儿兮兮的。”

 

喻文州则每次都是垂眸饮茶,不打算接这话。

 

“五千两。”叶修凑到发呆的黄少天耳边小声说,手还在桌下大张着比了五个手指头。

 

“我去!”黄少天被吓一跳,他本来就在发着呆,此时被这么一吓,弄得他险些仰倒,要不是他们是盘腿坐在软垫上,剑圣大人很可能会给大家上演一出摔得四脚朝天的戏码。

 

耳朵是黄少天的敏感点,此时被叶修凑到耳边说话,吐出的气息不可避免的扫过了他的耳尖,瞬间爆红,气不打一处来:“你靠这么近干什么?孤男寡男授受不亲,没听说过吗?”

 

吼完还忍不住揉了揉麻痒的耳朵。

 

“呵呵。”叶修扔了一个白眼给他,意思是让他自行体会。

 

耳朵上一时半会儿消散不了的异感,让黄少天整个人都快炸毛了,烦躁的把还斜着身体凑他很近的叶修推开。

 

“离我远点。”

 

叶修可能觉得这种小处男表现的黄少天很有趣,索性握上那推着自己的胳膊,贱兮兮的又凑上去了。

 

正当黄少天准备站起来揍此人一顿,陈果就说话了,“叶……小虎,你这次准备待多久?”

 

陈果是半个月前接到苏沐橙的消息说叶修要来,所以这几天才每天在窗边盼着,想要第一时间逮住这个总是不告而别的人。

 

此间自然也是知道了他要去和亲的消息,如今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应该去到南国了,虽然觉得让叶修去和亲这件事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但转念一想,叶修不总是做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吗?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其实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今晚有蓝雨宫的拍卖会啊?什么时候买到就什么时候走。”叶修此时正奋力的同黄少天偷偷掐自己的手作斗争,闻言也游刃有余的回答道,只是黄少天却被叶修戳得龇牙咧嘴的。

 

陈果没理会他们两个在桌下搞什么幺蛾子,内心也盘算着自己想要买到的东西,其中有一大部分还都是为眼前这个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混蛋拍的。

 

想到此处,陈果又觉得有些气得牙痒痒。

 

蓝雨宫这次的拍卖会要延续三天晚上,越到后面越珍贵,不过叶修有想买的东西,之后再珍贵的东西都与他无关了。

 

黄少天在手上的争斗落了下风,但听了两人的对话,才知道旁边这人要去参加蓝雨宫的拍卖会,想起面前这人就在半刻钟以前还可怜兮兮数着几个铜板的时候,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就这几个铜板还想在我蓝雨宫买东西,简直异想天开。

 

黄少天又忍不住再次鄙视了叶修一眼。

 

叶修察觉到了黄少天的目光,朝他粲然一笑。

 

“别想赖账。”叶修说。

 

“靠靠靠靠靠!!!”在叶修的刻意的提醒下,黄少天又想起了自己堂堂剑圣,跺一跺脚都要使南国抖三抖的世子爷,被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敲诈的事。

 

“行了。”陈果再次出声,打断了黄少天想要和叶修在讲道理这件事上一决高下的无力反抗。

 

陈果想起曾经也是兴欣阁一员、如今却是魔教麾下担任守门人角色的唐柔,在她分析过的叶修肯定是非富即贵猜想之后,再联想到这人一直都没有什么金钱概念,料想叶修此时也是没钱的,于是没好气的说道:“到时候记在兴欣阁账上就好。”

 

叶修推都没推辞,就笑着答应了。

 

他明白,总需要一些事让面前这个爱护自己的姑娘放心一点。所以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拒绝,什么时候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可以接受。

 

叶修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何德何能让这么多人对他这么好。

 

可要是被某些人知道了,定会说,你这么好,全世界的好你都值得。

 

黄少天闻言却更鄙视叶修了,明晃晃的写着“鄙视你,花女人的钱。”

 

叶修对着黄少天比了个“呵呵”的嘴型。

 

两人又对掐了一会儿,没有陈果的阻拦之后畅快淋漓的大战了好几回合。

 

黄少天屡战屡败之后,终于起身握拳,愤怒离去,实在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病,竟然莫名其妙的跟着奇怪的人到了兴欣阁,还待了这么久。

 

又想起叶修那可恶的样子,暗暗决定不让叶修在蓝雨宫拍到想要的东西。

 

“怎么?”陈果看着盯着黄少天离去背影的叶修。

 

“没什么。”叶修自然知道陈果在问什么。

 

“你故意的。”陈果看向他,语气笃定。

 

“哦?”叶修挑眉。

 

“哦你个头,少装傻。”陈果向来就是直来直去的。

 

“你就是故意气走他。”

 

“他可不是会被气走的人。”

 

就叶修来说,绝对不可能带着不熟悉的人来这个房间,可在陈果看来,那明明就是和叶修不认识的人,甚至就黄少天表现来看可能还有点讨厌叶修。

 

按理说,叶修可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放开黄少天的。可叶修却没有放开他,反而拖着那人到了这里。

 

陈果觉得奇怪,却不知道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想影响他的计划,所以刚才她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但现在却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叶修却没说下去,反而是朝她一笑,往着她身后扬了扬下巴,陈果往身后一看,就看到唐柔笑吟吟的站在门口了。

 

果然,陈果立马就抛弃了叶修去到唐柔身边了,这边叶修有些啼笑皆非,见两人已经握着手相谈甚欢了,便从窗外跳出去,躺在屋顶,暖洋洋的太阳晒得像只大猫似的眯着眼,思绪飘了许远。

 

黄少天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药香味,非常巧合的是,那味道好像竟然可以压制他的毒素,他在最初靠近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才有了后来叶修故意引来陈果的视线,他太了解陈果了,自己上次的不告而别肯定又惹恼了这姑娘,不用想就知道陈果一看到他就会第一时间跑过来逮他,所以他就假装害怕这位气势汹汹的姑娘,借此靠近了黄少天,发现真的可以抑制自己的头疼。

 

自从三年前中毒之后,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在月圆之日会承受万毒攻心之痛,然而事实上却远远不止。

 

他的毒每时每刻都在血肉脉络里游走。

 

他记得当年在他醒来后,王杰希告诉他,自己只能将他的毒压制三年。这三年里,毒不会停止扩散。

 

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每天承受的都是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只是他太能忍,愣是没有表现出来。

 

他把所有的内力都压制在了毒源。所以黄少天才会感受不到他的内力,因他只要一发功,压制毒药的内力不足,便会坚持不过一炷香就会陷入昏迷。

 

即便如此,在一个月之前,头就开始剧痛,怎么也压制不住,想是那毒素已经蔓延到大脑了。

 

如今,还剩下两个月。

 

都说黄家的解毒丹能解百毒,但魏琛前些日子给王杰希去过一封信,大概就是关于那枚解毒丹的问题,没人问魏琛是怎么得到的消息,江湖上每个人都有秘密,一个不慎便事关生死,朋友之间更不会追问。

 

故王杰希前日来信给叶修,说解毒丹并不能完全解了叶修的毒,只能再多压制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有多长,王杰希也不能确定,唯一的解决办法还是只能找到下毒之人,才能有万全的把握解决掉这毒。

 

抑或是找到那几样几乎不可能找到的药材。

 

每个选择的希望都很渺茫,但没有人放弃。

 

而魏琛也在几个月前给叶修来过信,魏琛好像知道叶修的毒已经扩散到很严重的地步了,所以只告诉他,他在南国的时候也遇到一种和叶修所中之毒症状相似的毒药,只是效果没有那么凶猛。

 

之后叶修才顺腾摸瓜,又经过两年多的查探得到了不少线索,才基本确定了这件事竟与南国的陈家有联系。

 

魏琛信上还说过一件事,他有一位徒弟,是南国的镇南世子,镇南王为了保护喻文州,而当时能接近喻文州又能让皇上放心的人,仅仅只有与喻文州年岁相仿的少年黄少天而已。

 

所以镇南王狠下心,把唯一的儿子让魏琛做了药人。

 

这药人并不是江湖上传言的那种用一些极其阴毒的毒物做出的药液,使人浸泡在其中,从此做一个行走的毒物,还能百毒不侵。

 

这是一种江湖上人人喊打,手段极其下作,是邪教之人才用的做法,据说已经失传多年了。

 

而黄少天则是通过改造皮肤和血液,这被改造的人自然要承受极大的痛苦,几乎需要一年的时间,受那种脱胎换骨肝肠寸断之苦。

 

只是魏琛的药材是从王杰希的微草谷抢来的,甚至张新杰那里也没放过,一些名门正派小门小派的仓库药库也没能幸免,搜刮了好些绝世药材,自然也挨了无数顿揍,才让王杰希配制了一种稍微没那么痛苦的药,黄少天也只用了半年便成功了。

 

而据王杰希说,里面有一味珍贵的药材恰好是叶修所中之毒的克星,也就是说,和这种药材融为一体的黄少天,对叶修来说黄少天就是药,就算不能解他的毒,但至少可以压制他的毒,甚至有止痛的功效。

 

这才是除了要去南国找自己所中之毒的线索,和救出苏沐秋之外的,和亲的另一个目的。

 

叶修躺在屋顶,微睁着眼,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对的。

 

毕竟据魏琛说,那味药是王杰希的珍藏,他去抢来的时候已经确定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份药材了。

 

那么刚才那个人的身份,叶修几乎可以确定是谁了。

 

原来世间上真有这么有趣的事啊,叶修勾起嘴角。

 

蓝雨宫的剑圣竟然可能是南国那位世子爷吗?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阴谋?

 

叶修是见过黄少天的,只是斗神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毕竟是怕会给叶秋带去麻烦的吧。

 

三年前,苏沐秋被宣告死亡,苏沐橙为了为苏沐秋报仇,决定踏入江湖,寻找真凶,那是苏沐橙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所有人都被苏沐橙的外貌折服的时候,只有一些知情人士知晓,这是一株艳红的毒玫瑰。

 

那个时候黄少天也在,一把冰雨冷酷无情,强势的立足于武林,并和他那从未露过面的蓝雨宫宫主把蓝雨更带上更上一层楼。

 

想了这许多事,暖洋洋阳光晒得叶修心情有些好,轻轻哼唱道凌波刚才弹奏的曲子——

 

也曾年少,怒马鲜衣。

 

烂醉花间,借月留云。 

 

此时,黄少天已经身在蓝雨在北国的分部,郑轩和卢瀚文大眼瞪着小眼,仔细回忆了一下,今日的太阳确实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所以开始心安理得的。

 

稀奇的看着沉默寡言的黄少天。

 

享受着疾风暴雨前的宁静。


TBC


评论(52)

热度(357)

© 黄烦烦不烦不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