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4

++《目录》

++第一更

正文

第四章

 

叶修在两人分别后的第三天再见到了黄少天,只不过那天叶修已然又换了一副面容,况且那把打眼的千机伞已经被他收成了刀的形状,用一块黑纱布包裹住挂在背上,完全看不出半点神兵利器的影子。

 

黄少天出现的时候,叶修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扫了一眼后,又快速的收了回来,黄少天只是凭着敏锐的直觉,感受到一道不同于平常的视线而从他身上快速扫过,但他也没有特别去注意。

 

他的出身就很不凡,后来更是凭着自身的强大,地位更加尊崇,不管是仰慕的,嫉妒的,打量的,好奇的,所有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他从来就很习惯。

 

北国这个边境小镇有点江南的风味。

 

红纸伞,墙上绿苔,石阶泛青,凸起的屋檐,垂下的瓦当,到处都是弯绕的小巷,流水潺潺。

 

转角一处,出来玩很是高兴的卢瀚文一路上都在蹦蹦跳跳,怀里已经有了一大堆零嘴,刚恋恋不舍把目光从后方的杂耍摊子上收回来,却不料一头撞在了突然停下脚步的黄少天身上,瞬间两道鼻血如注,眼泪汪汪。

 

“干什么啊?”卢瀚文捂着鼻息,带着哭音,惨兮兮的指控着黄少天。

 

黄少天从怀里掏出锦帕,帮他捂住鼻子,有点心疼又有点好笑,“让你不看路,好歹也是被外界说成了是我的亲传弟子,脸都被你丢尽了,下次不带你出来玩了。”

 

卢瀚文一听黄少天这么说,眼泪流得更加凶了。

 

他好不容易才闭完关,花了整整半年时间才修习完三段斩的第一段,好不容易才能出来玩玩,还被撞出鼻血,还被骂,竟然还不要自己出来玩了。

 

可伤心。

 

想向宫主告状。

 

“哭什么哭。”黄少天拍他头,又帮他止住了鼻血,才对抽抽搭搭的卢瀚文说道:“巽坎处有一人,黑色衣服,背上背着一把刀的那个,看见了吗?”

 

卢瀚文一听就知道这是有任务啊,压抑住喜悦,装着以手背抹泪,从指缝处记住了那人,然后冲黄少天点点头。

 

这一场景就像是外出游玩的兄弟,然后哥哥教训了不听话的弟弟。

 

黄少天揪了揪他的脸蛋,说:“你帮我盯住他。”

 

“为什么?你想要犯罪。”单纯可爱的小卢犀利的指出,语气笃定。

 

他实在没看出那个男人有什么过人之处,虽然背着刀,但看起来却孱弱得不像是有内力的人,而且他和郑轩管理着北国的蓝雨宫,实在不知道自家副老大怎么会注意到那个明显是北国的普通人。

 

他对着人没印象啊。

 

“犯你个头。”看他还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的份上,黄少天决定大人大量不揍他了。“叫你跟着就跟着,你怎么这么烦。”

 

卢瀚文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三眼,才决定吞下这口被黄少天说烦的气。

 

毕竟宫主教育过他,在拳头没别人大的时候千万别试图激怒别人。

 

卢瀚文装作负气而去,撞了无数人得到无数对自家祖宗的问候之后,他终于靠近了站在墙角阴影处的叶修。

 

黄少天靠着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血液冻结的感觉,可真难受,不过,管他是天敌还是阴谋,冰雨都会将之一一毁灭就是了。

 

蓝雨拍卖会正已经举行到第三天,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今晚会不会出现,他百无聊赖的坐在房间,听外面或激动或更加激动的竞着拍,手指沾着茶水,在桌上描绘着一些奇怪的图案,那是千机伞的结构图。

 

好在今晚终于没再错过了,南疆天狼骨锥是在这场拍卖会的第十七个出场的。

 

这狼锥于许多人来说用处不大,既不能拿来作为珍贵的药材,用来观赏却又太过于瘆人了,一些锻造师倒是有兴趣,只是锻造这狼锥属性太烈,一来需要深厚的内力,再来血腥气太重,一旦压制不住煞气,很容易让使兵器的人走火入魔。

 

所以锻造师们也是兴致缺缺,可有可无,但胜在稀有,也不至于会流拍,南疆雪狼极难捕捉,兼之脾性极其爆烈,只要是活物,他们都会将其撕碎,再食用,可以说非常残忍。

 

而且它们的实力几乎相当于武林中排名前十至二十的高手,每头狼只有两支锥,如今一下子拿下八个,一方面也是让众人更加感慨蓝雨宫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让气氛更加热烈了起来。

 

不少人都在竞拍,只是都没有叶修执着罢了。最终,叶修以三千万两拿下了这件东西,侍从很快就把东西放在托盘内,送到了叶修房间,询问了叶修不再有其他需要之后,从房间的暗道将叶修送了出去。

 

这就是无论再珍贵的东西都敢来蓝雨宫买的道理了。

 

据说蓝雨宫的拍卖场是雷霆域做的,雷霆是最大的机关世家,不仅是武林中的门派会求雷霆安装机关,甚至连一些达官贵族和王室都会托付雷霆做这些机关。

 

之所以被称为“域”,则是武林上对其的敬畏,雷霆的人只要能摆下阵,便能逃出生天,甚至杀人于无形,他们有自己特有的技艺,除非江湖上闻名震耳的那几人,其余人根本做不到干扰他们布阵,就连想要看清楚都做不到。

 

总之要从雷霆的八卦阵和机关内走出去,非是常人能做到的。

 

叶修出了蓝雨宫就脱下了面皮,随手挠了挠有些发红的皮肤,不一会儿,唐柔驾驶的马车就停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唐柔一抬眼就看到一个男子,手握着一把剑,表情冷酷的看着他们。

 

确切的说是看着叶修……的背影。

 

“没什么没什么,快走。”叶修催促道。

 

他早就发现了黄少天,从他出门后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他相信黄少天绝对不是通过蓝雨宫的力量找到他的,而是完全凭他自己的推测才找到叶修可能会出现的地方,从而就在附近徘徊,运气又特别好,所以才碰到了他。

 

只是他一出来就把那随便买的劣质面具扔掉了,实在是他之前的面具全是苏沐秋制作的,突然要用这种劣质的有些不习惯。

 

叶修的皮肤其实一直有一点过敏症,所以苏沐秋曾经花了大的精力为他制作了几张精致的面皮,包括那张斗神的桖银面具也是苏沐秋亲手打造的,只是在蓝雨宫这种地方却不能用,所以叶修才随便买了一张,出了蓝雨宫就觉得很不舒服了。所以即使知道有人跟着也不想再戴上了。

 

没费多大力气,就甩掉了一个从一开始就跟着他的小小少年,甚至还送了他一个礼物,想到这里,叶修忍俊不禁。

 

希望他们都能够喜欢。

 

但之后这人就厉害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他之所以确信这人是黄少天,是自他发现那股气息之后,体内的毒竟然慢慢平静了下来,能让他有这种奇妙反应的人,世间可能就那么一个。

 

只是他现在不方便以真面目和黄少天见面,既然叶修猜测黄少天就是要和他成亲的那位世子爷,那就不能见。

 

毕竟面具虽然精妙绝伦,但以机会主义而闻名整个江湖的黄少天,时间久了总会发现面具的存在,到时候还不知会怎地节外生枝。

 

所以要和亲的时候,叶修是肯定不会以面具示人的。

 

唐柔深深的看了黄少天一眼,唐门女子身上那好战的血液霎时间沸腾了起来,那是对强者鲜血的渴望,手中的火舞流炎也好似在颤动,那股气息快要灼伤了她的手掌。

 

叶修自然也注意到了唐柔变得嗜血的眼神。

 

知道她这是好战的毛病又犯了,不过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他需要摆脱掉黄少天,唐柔今天要是不打上一场肯定会有心结,不利于之后的修行,唐门之人就是如此。

 

要么战,要么死。

 

“去吧,两月之后,小青山见。”叶修坐进车里,朝唐柔摆摆手,马在唐柔飞身离去的那一瞬间便撒开四只蹄子,大步跑了起来。

 

风吹动马车窗户上的帘子,黄少天仅仅只看见了一张陌生的虚影,直觉那就是那叶小虎的真面目。

 

黄少天在那日回去之后终于想明白了那些违和感,比如说叶修那张脸。

 

那日的生气自然是假的,他只是在惊惧,一种不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无力感在蔓延。

 

他怀疑过那叶小虎是不是练过什么巫蛊之术,竟然让他在那个时候有丝毫怀疑,他是在那兴欣阁老板娘的眼神中发现事情不对的。

 

身在江湖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后背只能暴露给自己最信任的人,手上的命门更是连血脉相连的亲人都不能告诉,可那天,叶小虎不仅在他背后靠了一段时间,还握过他的手。

 

要是那人有一丝歹心,黄少天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得过。

 

和那股子血液都快被凝结的感觉,是在叶修掐他手的时候才有的。

 

正待他想追上去查个究竟,看看那叶小虎到底是何人,为了何事,一个姑娘就缠了上来。

 

“喂喂喂,干什么干什么,一言不合就开打,女土匪啊你,是想抢我回去当压寨相公吗?告诉你,虽然我长得如此气宇轩昂温文尔雅仪表堂堂才貌双全,你爱上我是不能控制的事,但我可是要成亲的人了,你没机会的。”

 

黄少天在唐柔的战矛刺上来的一瞬间就用冰雨挡住了,矛与剑相撞的刹那,一蓝一红,冰火交融,煞是好看。

 

如果没有黄少天那从一开打就没停下的、那喋喋不休的背景音,可真是很精彩的一场武斗了。

 

“你和叶小虎什么关系?”见唐柔并不理他,黄少天问道。

 

唐柔这一仗打得酣畅淋漓,之前被困在小青山,只能不停的和山上的猿猴打架的日子真是快闷死她了,如今有黄少天这样的对手,自然是要打过瘾,不过听到叶小虎的那一瞬间,唐柔还是想要抽抽嘴角。

 

叶修的化名取得真是已经进步了有许多了。

 

想到之前的“忧郁的小猫猫”,唐柔更加沉默了。

 

“快说。”黄少天攻势变得凌厉起来,急风骤雨一般,没过多久,冰雨便架在了唐柔脖子上。

 

唐柔也不惧,径直把冰雨从自己脖子上推开,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皱皱眉,要不是黄少天在此,她估计就要把外衣脱下来了。

 

“他?”唐柔艳丽又清绝的容颜上挑出一抹笑,带着热切和一抹几不可查的憧憬,却毫不违和,她说:“说不定之后就知道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黄少天微眯着眼,被誉为剑圣的男人冷酷起来还是很有压迫感的。

 

“我想你杀不了我。”唐柔后退一步,黄少天便感受到周边七八余人的气息,可见刚才隐藏得有多好。

 

高手。

 

黄少天笑了笑,阴着脸转身离去,并不是惧怕这些人,就算这些人一起上,他都还是有胜算的,只是那叶小虎已经不在这里,没有意义的争斗可不是他们蓝雨宫的作风。

 

他们也是商人,也讲究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原则。

 

只是那叶小虎,倒是越来越神秘了。

 

黄少天回到蓝雨就安排了人去兴欣阁蹲点,自己又待了一个月有余便启程离去,和亲的队伍已经快到北国的京都,他的替身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

 

花了几天时间与迎亲队伍汇合,卢瀚文闹着要去看新娘子也跟着一起去,没过几天,他们到了北国京都北越城。

 

厚重的城门向他们敞开,黄少天则策马,带着南国的精兵和聘礼,缓缓走了进去。

 

叶修此时却正躺在自家太子弟弟的腿上,点心碎屑掉了叶秋一身。


TBC




评论(30)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