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6

++《目录》


正文

第六章

 

接亲的过程意外的顺利,北国皇室可以说是极尽礼遇,但却让蓝雨的人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隐隐就觉得好像是希望他们快点把公主带走似的。

 

这和他们得到的“安宁公主很受皇家宠爱”的消息可是极为不相符的,甚至连安宁公主的生父端王,虽然也有许些悲戚在其中,而在他的眼神中,表现得更多的是一种哀痛,却非是对爱女远嫁的不舍。

 

更为奇怪的是,北国的太子殿下叶秋竟然因为南巡而没有出现。而他们在北国的探子却说并无此消息。

 

那可真是与北国的礼待背道而驰了。

 

黄少天站在庭院之中,温室里的芙蓉花已经摆上了观赏台,他暂居的奇楠宫也有许些。

 

今晚的月光清冷,夹杂着芙蓉花的冷香,非但没有让人感受到晚冬的寒气,反而是多了几丝馨然。

 

黄少天和郑轩宋晓对坐,指尖随意的点着石桌。

 

想到之前喻文州的那个锦囊,和消失三年毫无音讯的魏琛突然出现,黄少天有一瞬间陷入了沉思……

 

好在比起喻文州的喜欢思索,他更擅长的是敏锐的直觉,既然上天厚待于他时,那么他便横冲直撞又有何惧。

 

况且,还有许多有趣的事情,不正在逐一显露出来了么?

 

黄少天那颗因为未知而浮躁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越是有趣的事情越是要考验耐心,就如同那美酒要越经久越醇香的道理一样。

 

不是吗?

 

叶修此时坐在桌前,荧荧烛火下,一颗淡绿色的药丸就在他的莹白指尖,晶莹剔透,清香怡人。

 

正是蓝雨宫送来的聘礼。

 

“这玩意儿……”魏琛一把把叶修手中的药丸抓过来,在微弱的光下仔细观察。

 

乔一帆和安文逸也凑上来看,莫凡则冷冷的抱着胳膊靠坐在窗前,袖中闪着寒光。

 

“有没有用?”魏琛把药丸伸到安文逸面前,问道。

 

安文逸仔细嗅了嗅那颗药丸,又对着柔光仔细看了又看,实在没有什么新的发现,面对几只充满急切和求知欲的眼睛,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大眼儿都说没问题了,要不直接吃吧?”叶修看他们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苦笑的不得的试探问道。

 

“万万不可!”乔一帆连忙摆手阻拦。

 

出门的时候他可领了重要任务,几乎被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拉着去千叮咛万嘱咐过一遍,虽然大家的原话都不怎么好听,但概括出来就是“可一定不能让那个家伙死了啊。”

 

“不如再缓缓吧,再过半月就是武林大会了,恰巧就在小青山附近,到时候王谷主也会去,那时再让他看看,有个万全之策才好。”乔一帆劝谏。

 

说完,乔一帆紧了紧衣襟,想到之前好友的来信,又考虑到自家前辈有恙的身体,担心的蹙了蹙眉,又急忙隐去。

 

安文逸也表示这样才是比较合理的方式,然后也不管可怜巴巴用眼神控诉自己没有人权的叶修,淡定把药丸收进了特制的檀木盒子里,以防止药效挥散。

 

南国迎亲的日子很快就到了,之前钦天监就已经看好了日子,如今也只需要按着礼部策定的流程做就好了。

 

此时,黄少天坐在踏雪无痕的宝驹“夜雨”上,身穿一袭降红色的黑边金绣锦袍,镶边腰系金丝滚边玉带,黑色红底的披风,边上镶着亮黑柔软的貂毛,衬的他贵气天成,愈发的器宇轩昂,让来围观的老百姓都忍不住要叹上一句“好一个翩翩佳公子”。

 

此刻,他站在安宁公主的宫门口,见他未来的妻子被侍从宫娥们众星拱月般的扶着,缓缓向他走来。

 

红色盖头遮住了她的容颜,此时正要跨过高高的门槛。

 

黄少天翻身下马下马迎上去,伸手递到她面前,新娘一顿,然后才把素白的手搭在了他手上。

 

黄少天低头一看,手中这柔荑,肤如凝脂,春葱玉指,素手皎腕。

 

只是……

 

作为女子的手来说,未免显得过大。

 

黄少天抬头,发现新娘的个子似乎也有点过高了,几乎都快要和他齐平了。

 

是的,黄少天坚决不认为新娘会比他高,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还是趁人不注意,稍稍踮了踮脚。

 

“呵……”

 

一声轻笑从盖头底下泄露出来,低沉喑哑,黄少天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回头一看,新娘站直了身体,像是看透了自己的想法一般。

 

黄少天顿时在这声轻笑里面感受到了熟悉的嘲讽。

 

据卢瀚文在回到南国时告诉喻文州的,新娘子比黄少天还要高上许多。

 

然后举着三个手指向喻文州乖乖保证着,说自己以后睡前一定要好好喝羊奶,以后一定要比新娘子高才行,不然像师兄那样真是太丢人了。

 

说完还啧啧几声,由于太过于专注给自己加戏,所以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黑着脸的黄少天,后来被罚去闭关的卢瀚文还在迷茫,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呢?

 

在礼部的主持下,黄少天领着他的新娘子出了宫门,一路上锣鼓震天,皇家的仪仗开道,八抬大轿稳稳的走在平坦的管道上,一直将他们送出了北越城。

 

北国的送亲队伍只送到城外的三百里处便折返回去,剩下的便有贴身服侍的人了,以及北国皇帝派来保护安宁公主的一百精兵。

 

迎亲队伍也开始休息,黄少天还耿耿于怀刚才那声轻笑,不愿去理那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但由于被郑轩不停的使眼色,弄得黄少天烦躁不已,他才极不情愿的走到花轿前,问道:“公主可需下地休息一会儿?”

 

安静的轿子里突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便是听到骨结噼里啪啦的清脆声音,像是里面的人睡得太久,此时正在伸了个懒腰。

 

“我能取下盖头了吧?”一声略微低沉的声音传来,不似女子般纤细,又不比男子的粗犷,说不上好听,但也算得上是清润。

 

只不过这说出来的内容嘛……

 

也太过没有大家闺秀的礼仪矜持了。

 

黄少天觉得那股熟悉的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头。

 

“不可。”一名清秀的丫鬟似的小姑娘走到窗户前,轻柔说道:“公主殿下,要等到了南国才可以摘下盖头。”

 

“咳……”轿子里面的人咳嗽了一声,平静中又带点痛心疾首,说道:“小乔啊……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非要学那个为老不尊的家伙。”

 

说完,花轿的门帘便被一只手掀开了。

 

四目相对,那种可恶的感觉又席卷了黄少天。

 

其实黄少天真无所谓新娘要不要取下盖头,要不是那个小丫鬟抢先制止了,黄少天听到这个要求后也一定会答应的。

 

何况,面前这人,浅浅的妆容在她脸上,没有普通嫁娶时新娘的艳妆浓抹,只是浅浅的勾勒了一下眉,一点胭脂,浑然天成。

 

是美人。

 

郑轩和卢瀚文站得比较近,此时正在窃窃私语。

 

“师兄运气也太好了。”卢瀚文愤愤不平,还在生气黄少天前几天没收了他的私房钱,此时他还在不满,不甘的对郑轩说:“竟然是个大美人。”

 

“压力真大。”郑轩无暇理会卢瀚文,自顾自的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叼着跟草在那里发着呆。

 

“想什么呢你这小脑袋瓜?”宋晓凑上来,敲了敲卢瀚文的头,说:“要是新娘子真像你想的那样又凶又丑,黄少还不去暗杀北国的皇帝啊。”

 

再说黄少天,心弦在此刻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牵动,只是那感觉太过陌生,从而机会主义者也没能抓住,生生被他忽略掉了。

 

垂眼不着痕迹的躲避掉新娘湿漉漉的目光,黄少天忍不住在心里唾弃自己。

 

他奶奶的!差点中了美人计。

 

“公主殿下……”黄少天正想以说话来压下心头那抹挥之不散奇异感,却被打断。

 

“我叫叶秀。”叶修莹润的手松松的握成拳头,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接下来的路程……多多关照呀。”叶修说完还朝黄少天挥了挥手。

 

那一刻,黄少天也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情绪,但是他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生动却模糊的画面。

 

一名看不清脸的人,与他在草原上策马飞驰,与他在沙漠中把酒言欢,与他在蓝海边烤火畅谈,与他在庭院内持棋折花。

 

最后全部汇聚到一张模糊的笑脸上,以及自己深情的双眼。

 

命中注定四个大字莫名其妙闪现过黄少天的心头,不同的是,这次他完美捕捉到了。

 

“叶秀是吗?名字很熟悉啊。”黄少天少见犯傻的喃喃出声。

 

原本就安静场面变得寂静,在卢瀚文充满私心的鄙视下,在郑轩和宋晓不忍直视的摇头中,所有南国人都对自家世子爷拙劣的搭讪技巧感到了无限的羞耻和绝望。

 

“呵呵,世子爷还是一位资深的……”叶修狡黠的眨眨眼,说道:“登徒子吗?”叶修评价。

 

说完还顾影自怜的带点委屈,好像是在担心自己未来的后院生活似的。

 

黄少天很想送他一个白眼,他发现最近遇到姓叶的总是能堵得他说不出话。

 

刚才那种旖旎的情怀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此刻他只咬牙切齿的想起了那个叶小虎。

 

白鸽飞过,没有惊起任何尘埃。

 

黄少天的袖中有一张三天前接到的消息,消息说兴欣阁的老板娘去了沐橙公主府……

 

苏沐橙,叶修。

 

陈果,叶小虎。

 

叶秀。

 

黄少天抬眼对上那双眸,像是想要看进那心底。

 

不过那双清亮的眼睛毫不避讳的和他直视,虽然含着笑意,但深处藏着戏谑却是没有逃过黄少天的眼睛。

 

真是一模一样的眼神啊……

 

多年前,斗神叶修的视线也是穿越过人海,直直看进了黄少天的眼底。

 

又在谁也没有发现的时候,慢慢渗进了谁的心里。

 

雨微微落下,两只早燕掠过。

 

白雾迷蒙的小青山伫立在了众人的眼前。


 

TBC


评论(20)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