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8

++《目录》

++没有all叶哦,我也写不来啊,小周是有特殊身份。这篇文除了黄叶,其他出现的都是亲情友情。


第八章

 

寒光一现,冰雨破空而来,周泽楷从背后抽出碎霜,反手就挡住了。

 

碎霜是一支万年寒冰玉所制的箭矢,而荒火则是用火烈鸟筋骨血肉熔铸成的长弓。

 

这正是周泽楷的武器,一冰一寒,相得益彰。

 

“铿——”神兵相撞的锐利声音像是要刺破人的耳膜。

 

原本翩然落下的树叶,瞬间被凝结成冰,然后又被强大的内力震碎开来,在暖阳中熠熠生辉。

 

两人眨眼间便过了几百来招,直到实在分不了胜负,方才收招罢手。

 

黄少天挡在叶修身前,眼中不含一丝感情,冷冷的注视着周泽楷。

 

周泽楷则是有些疑惑,俊美的脸上有着不解,他想向叶修求助,可叶修却躲在后面看戏、甚至就差点拍手叫好了,可周泽楷还是纵容的对他笑了笑。

 

“周泽楷?”黄少天虽然没有回头,但明显问的就是叶修,语气冰冷。

 

他好不容易把那女的解决了,生怕叶修出了什么事才直接扔给手下解决,自己急匆匆的赶过来,却恰好看到叶修西施般捂着心脏处,“迷恋中带着色眯眯”看着周泽楷的那一幕。

 

天知道他看到那两人站在一起,那种登对的模样有多生气。

 

简直可以说就是怒急攻心。

 

去他妈的冷静的机会主义者,等他把刚过门的夫人从野马的边缘上拉回来再谈,否则他的头顶上将会出现一大片草原。

 

“对啊,就是小周。”叶修老实答道,还抽空对周泽楷一笑。

 

“小什么周?你就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吗?这是你对外男的叫法吗?你都没有叫过我少天,好,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才去了一个时辰不到,你就到处拈花惹草的,你到底有没有已经嫁为人妇的自觉?三从四德你都白学了吗?”

 

“我虽然并不在意你们是什么关系,但……没有什么但,你就摸着你的良心回答我!我再问一遍。”

 

“他!”

 

“为什么会在这里?”其实黄少天更想问的是你和他为什么这么亲密?但出于一种微妙的自尊,让他没有问出口。

 

黄少天几乎被气得没有理智,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为什么生气。

 

只是他从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既然想不通,那就先生完气再说。

 

“我朋友。”叶修终于啃完了兔腿,不舍的舔了舔手指,终于有了时间来面对眼下的事件。

 

不待黄少天继续生气,他就从后面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们不是认识吗?”

 

认识?

 

黄少天当然认识,但他认识的周泽楷可不是什么小周。

 

他认识的周泽楷,是轮回道的新任当家,目前江湖上最大杀手组织的老大。

 

不管是谁,只要给钱,轮回道就负责把人给送轮回了。

 

从无一次失手。

 

作为当家的周泽楷,更是声名远扬,目前有继叶修之后的“武林第一人”之称。

 

据说武功深不可测,眨眼间便可以取人性命。

 

当然,比起武功深不可测,那张脸更是闻名遐迩。

 

轮回道是在沪城的一座岛上,听说每次周泽楷出门,都会被大胆的姑娘们抛绣帕香囊,怎一个臻果盈车可以形容。

 

不过黄少天从来就非常看不惯那做派,以他的看法就是,你一杀手不仅不躲躲藏藏,还爱好抛头露面,每次出行那阵仗哦,简直比那苏沐橙还隆重。

 

是生怕没有人寻仇吗?是在找死还是在找死呢?

 

如今黄少天更是觉得这个杀手真是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简直就是不务正业。

 

长那么好看,怎么不去当小倌。

 

黄少天在心里哼哼唧唧,面上却很是冷酷,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活像被人抢了一百年份的稀有材料一般,臭着脸站在那里。

 

“你刚才去哪儿了?”叶修不想理会现下的气氛,果断转了话题。

 

“装!继续装!”黄少天还在生气,语气依然冷冷的,他才不信叶秀不知道他刚才去哪儿了,刚才叶秀的反常不就是特意在提醒他吗?

 

现在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是为了保护面前这个小白脸长相的野男人吗?

 

黄少天被自己的想法气得仰倒。

 

“我装什么了?”叶修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黄少天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他心里有非常多的不满,恶狠狠的朝叶修呲牙:“有外人在我要怎么说!”

 

他这话是对着叶修说的,但所有人都不免带着不自在的眼神看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却好似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只是直直的盯着叶修。

 

黄少天很想把叶修的脸遮起来,但叶修却看明白了周泽楷眼中的迷茫,他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整个人都不自觉的柔和下来,从背后扶着黄少天的肩膀,笑眯眯的对小周挥挥手,说:“反正马上就可以见了。”

 

“明天……”周泽楷皱着眉头不愿意,抿了抿唇,想着接下来的措辞,可想了许久都没想出要说什么,只能说:“我在煞血道。”

 

煞血道是轮回的一个分部,常人不知道在何地,叶修倒是很是熟悉。

 

叶修不言,他当然知道周泽楷是在提醒他明天是月圆之日,他毒发的日子。

 

只不过周泽楷不知道的是,他正想试试黄少天到底能不能压制住他的毒,所以……

 

“喂喂喂!当我死的啊?拒绝一切不单纯的视线接触。”黄少天终于上手把叶修的脸遮住。

 

叶修拉下他的手,握在手中也没有放开,自然得就像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一样,一下子就把炸毛大猫似的黄少天安抚了下来。

 

黄少天像是被点了穴道,只有手中的温度传到他手心,明明是有些冰冷,他却觉得像是热流一般淌过心头……

 

叶修说:“不用担心。”

 

周泽楷有些失望,最后只能不舍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矫健的身形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丛林的深处。

 

“哼。”黄少天对两人黏黏糊糊的告别表示嗤之以鼻。

 

“可以说了吧?”叶修拍拍他。

 

“你当我什么人,你让我说我就非要说吗?我偏不说,急死你,你都不告诉我刚才那小白脸到底来干什么,现在想让我说我就说,你谁啊?小爷我就是不想告诉你。”

 

黄少天赌气的侧过身子不看他,至于是不是害怕自己看到叶秀就会动摇,这件事还有待商榷……

 

只是……

 

黄少天侧着身子等了好久了,甚至觉得脖子有些酸,可为何身后却一直没有动静呢?

 

难道是走了……?

 

不会吧……正常情况下丈夫生气了,妻子不都是会撒着娇来求原谅吗?否则自己不宠爱她了怎么办?

 

那她就一定不敢恃宠而骄了。

 

又过了一小会儿,黄少天有点想回头看看,但又怕万一叶修没在身后失了气势,硬着头皮没回头看。

 

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大概一刻钟后……

 

黄少天愤怒转身,正准备好好训训自己这个不守妇道不尊夫纲的新婚妻子。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凑到他面前,那双熟悉的清亮眼睛眯成月牙。

 

对,其实也就是平常那副样子。

 

可是……近看却变得好看了。

 

黄少天一个激灵,像是受了惊吓般的连连退了好几步。

 

完蛋了……

 

黄少天有一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感觉已经快用上平生内力,才艰难的再一次把那种奇妙的感觉压下去,即使他已经意识到了,在这一刻他也想再骗骗自己。

 

他抬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一次,黄少天的语气比起平常时候更加的认真,甚至可以说是严肃,叶修虽然有一瞬间的晃神,但很快说道:“我马上就要成为你的妻了啊夫君,你不认识我了吗?”

 

带着点嗔怒,又带着点埋怨,但嘴角挂着的笑却出卖了他。

 

黄少天看着他,没说话。

 

叶修见黄少天这次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玩笑而放弃追问,便知道他是认真的,他卸下演出来的夸张表情,微微一笑,说:“再过不久吧。”

 

虽然不知道黄少天为何会突然转变,但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叶修知道肯定是因为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好像就是因为追了那个侍女和看到小周之后有了这种转变。

 

叶修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所知道的是。

 

有些事情,离真相,不远了……

 

此时,是举行武林大会的三天前。

 

最后,几人还是没去住喻文州的行宫,而是选择了一间位于小青山邻镇的一间客栈。

 

如今,小镇里来来往往的都是江湖中人,很是热闹非凡。

 

许多客栈已经被有些门派霸道的整个包下,一些穷酸的小门派甚至只能挤在农家院子,更不济的只能住在城外的破庙了。

 

不过这却丝毫难不倒黄少天。

 

且不说遍布天下的蓝雨宫,就说在南国的地界,还担心他堂堂世子爷会找不到地方住?

 

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最后他们在一间蓝雨宫名下的客栈住下,单独的一个小院子,环境也算舒适。

 

路上,黄少天也不情不愿的和叶修说了一下整件事情的大概。

 

这个大概从吃着闷醋的黄少天嘴里说出来实在是有些长,听得卢瀚文都忍不住捂耳朵了,不过叶修倒是边走边看着风景,默默听着来自旁边之人那喋喋不休的背景音。

 

“咱师嫂可真是这个。”卢瀚文比这大拇指,贼兮兮的朝宋晓说着没收了他零用钱的黄少天坏话,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

 

黄少天告诉叶修,那侍女确实是喻文州府上的一名丫鬟,但却不是被收买或者是卧底什么的,而是不知何时被下了蛊,又被染上了迷迭草的味道。

 

他们刚跟着那女子离开的时候,只有黄少天能闻到迷迭草的味道,到后来,那侍女像是迷了魂一般,突然暴起,甚至准备刺杀走在她前面的黄少天。

 

黄少天自然不可能会被这么拙劣的刺杀技巧得逞,一招就制下了攻击,然后阴着脸把侍女扔给了手下。

 

谁在捣乱?

 

黄少天阴着脸环视了一下四周,内力倏然爆发,顿时狂风大作,枝断叶落。

 

宋晓瞬间循着声音,追往有重物坠地的方向。

 

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只剩下一具服毒自杀、还有余热的尸体。

 

粗略检查了一下,在这具尸体上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印记,只发现了一只被包裹得很好的玉佩,上面刻着一片血红的枫叶。

 

黄少天持着玉佩,对着阳光,鲜红的枫叶纹路在树杈间泄露出来的光线下更加的鲜亮,如在流动的鲜血一般。

 

黄少天之前怀疑有内鬼的事倒是有些多虑了。

 

可即便如此,这件事还是给他们敲响了一个警钟,身边的人是应该好好排查一下了。

 

黄少天眯了眯眼,杀气四溢。

 

不过,最后黄少天没有说的是,因为担心叶修,所以他并没有去亲自审理那个侍女,在处理完事情之后就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然后他就遇见了让他很生气的那一幕,甚至现在都还没消气。

 

可如今看到叶修手指间夹着一块杏仁米酥,单手撑着下巴,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饼,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样子。

 

他的心情像是被微风吹过,所有杂念和烦恼都风吹云散了一般。

 

勾心斗角有何惧。

 

阴谋诡计又何妨。

 

此时只有岁月静好。


TBC


评论(16)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