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9

++《目录》

++十章了,这一章谈个恋爱。


第九章

 

好在除了周泽楷事件之后,接下来的路程特别顺利,就连自带招麻烦体质的叶修也没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几人进入小镇之后,就在客栈安住下,相安无事的度过了这多事的一天。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大家都有些劳累,正好可以趁此好好的休整一下了。

 

况且经过这一个月多来的长途跋涉,大家虽然嘴上没说,但不免也有些疲惫。

 

蝉鸣风声,合奏成舒缓的安眠曲,一夜相安。

 

第二日天还未亮,黄少天就醒了。

 

黄少天的睡眠一向很好,之前在路上精神一直都紧绷着,生怕陈贵妃那边要闹什么妖,况且又发生了许多事,已然也有些疲倦。

 

好在如今终于平安抵达了蓝雨宫的地界,所以昨晚他早早就熄灯睡下了,不仅养好了精神,甚至还做了一个甜蜜的美梦。

 

其实黄少天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美梦……

 

梦里,在经年之后,他晨起练剑,酣畅淋漓,而待他收剑时,回头一看,叶秀已经端着他最爱的早茶,靠站在开得美艳的蔷薇花的廊柱上,脸上的笑容如三月暖阳,融化了他的心。

 

黄少天伸了一个懒腰,梦里的内容随着越来越清明的意识而消散,就连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但这并不妨碍他心情变得很好,虽然已经记不得梦到什么了,可是美梦总是能让人愉悦的。

 

习惯性的伸手在枕头下摸索着冰雨,不过入手的却不是那股熟悉的冰冷,而是一抹温热的、软绵绵的……

 

……身体?

 

黄少天瞬间清醒过来,“唰”一下的跳起来!

 

血液冲上头顶,瞬间就凝固成冰了。

 

而捂在被子里的那始作俑者,却因为突然而来的凉风皱起了眉头,十分不满的把被子拉上,还嘟囔着往身上裹了裹。

 

黄少天这才看清楚那具身体的主人是谁。

 

不正是昨晚出现在他梦中的自己那新婚妻子吗?

 

黄少天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有些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嘶——”受到了巨大惊吓的黄少天,悲催的没有掌握好力度,真的掐得自己有点疼。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确实是自己昨晚入睡的房间,空气中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就连桌上茶具的拜访都没有改变,冰雨也好好的躺在枕下。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除了床上那个唯一的、刺眼的、非常不和谐的人……

 

他明明记得昨晚是他亲自去查看了一下叶秀的房间,然后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的。

 

黄少天咬牙吞下一口血,然后伸手使劲的推了推还在呼呼大睡的叶修。

 

叶修不耐的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

 

黄少天忍着把面前这人提溜起来的冲动,又加大力度去推他。

 

“啪!”叶修生气的打开他的手。

 

黄少天怒!

 

狠狠的把被子掀开,往地上一扔,逮着叶修的肩膀使劲摇晃。

 

一边使用着暴力还一边吼道——

 

“快起来快起来,你为什么在这里,怎么还不醒,你是猪吗?天都亮了,猪这个点都知道起床吃东西了。”

 

窗外还有几颗星星挂着,天边只有一抹白,黄少天一点也没心理负担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哎,你怎么还在睡,给我快点醒过来啊啊啊!”

 

好在叶修终于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先是茫然的看着黄少天,水盈盈的眼睛里还盛着被强行唤醒之后的不满。

 

然后问道:“干嘛啊?”

 

叶修打着哈欠,眼角还挂着一滴晶莹的眼泪。

 

“你还问我干嘛?”黄少天被这恶人还先告状的无耻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黄少天可不信这是有人半夜挟持了他的新婚妻子,然后扔到自己床上来,冒着被砍成碎片的危险,就为了让他们同床共枕。

 

唯一的可能只能是眼前这个坏家伙自己又在想什么坏主意,还干了这坏事,真是太可恶了。

 

黄少天早就发现,叶修身上有一种和他气息相融合的感觉。

 

像是骨血般相互依赖,不分彼此。

 

所以也只有叶修,能让黄少天的感觉变得迟钝,且又是因为身在蓝雨的地界,他自己也比较放松,这才让这坏家伙得逞的。

 

经过近一个月的接触,黄少天对于叶修可谓是有了非常深刻的了解了,这家伙一冒坏水,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可是……可是这,睡到同一张床,也太……太超过了。

 

一个女子,怎么能随便跑到男人床上来。

 

黄少天有点羞赧。

 

不过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害羞的,只觉得一定是自己太过品貌非凡才貌双绝惊才风逸风流才子雅人深致,才导致叶修把持不住自己,千方百计用尽苦心来爬上自己的床。

 

那……自己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害羞完毕,黄少天的大脑才开始运转。

 

他这才发现,自己此时正握着叶修的肩膀,而叶修,也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

 

刚从温暖被窝里出来的叶修,身上很是暖和。

 

至少让黄少天感到自己的手心都要被烫伤了。

 

被烫到般的收回手,黄少天有些讪讪的,眼神游移了一会儿,心虚的大声质问:“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叶修此时也清醒了大半,很快找回了平时的状态,他挑起眼角,下垂眼却显得更加柔和,如果没有那挂着嘲讽的嘴角,真的是非常好看的一幅画。

 

“你该不会还要问,我是不是对你图谋不轨吧?”叶修一边说一边把被子从地上捡起来。

 

“我会怕你?!”男人一旦被提到“怕”这个很伤害尊严的字就很敏感,黄少天也不例外,立马反驳。

 

“那再睡一会儿?”叶修又想抱着被子躺下去。

 

连着几天没睡好,今晚又需要耗费很大的体力来对付毒发,叶修觉得自己还需要更多的休息。

 

他的毒又严重了,他已经能感觉到毒已经在侵入他的筋脉,不用内力压制的话,稍微一个动作就能疼得他立马晕厥过去。

 

还是能不能醒来都不知道那种。

 

不过昨晚睡在黄少天旁边,倒是难得的一个好觉,虽然黄少天身上的药物不能完全压制住所有毒素,但也能让叶修觉得松一口气。

 

眼看叶修又窝进还有自己体温的被窝,而且完全将他视作不存在的样子,黄少天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只觉得心都快被里面横冲直撞的小鹿撞出来了。

 

“你你你你你……简直不知羞耻。”黄少天涨红着脸,难得一见的语无伦次,死死攥住自己的里衣衣襟,就像是怕叶修突然暴起对他上下其手一样。

 

“起来!”黄少天又把叶修拉起来,“去你自己的房间睡。”

 

叶修烦他,推了他几下,恼道:“我为什么不可以睡这里?”

 

“这是我的房间,你去你自己的房间睡去。”

 

“可是你的房间不就是我的房间吗?”叶修丢给他一个“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的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但黄少天明显不想体会也并没有体会到,气吼吼的说:“我的房间怎么会是你的房间,你这是什么强盗理论?你们家是秋风寨的吗?光是会打秋风……”

 

“可是我们就要成亲了。”叶修打断他的长篇大论。

 

他指了指黄少天的鼻子,然后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每天都需要陪我睡。”

 

叶修已经决定了,既然在黄少天身边可以压制毒愫,有这么个免费的又无副作用,而且还有点好玩的解药在身边,不用简直对不起外传“君莫笑”雁过拔毛的特性。

 

至于借口嘛……

 

叶修表示完全不用考虑这个,他已经想好了所有如果黄少天拒绝他之后他的解决办法了。

 

反正就算黄少天不同意,他偷偷潜进来就好了嘛。

 

所以,叶修此时用着理所当然又夹杂着无辜的眼神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一见这种熟悉的无耻,脑海中似五彩缤纷的烟花在爆发,面前这位女子未免也太放浪形骸,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竟然是自己的新婚妻子,甚至自己对她可能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好感!

 

黄少天第一次觉得哑口无言。

 

但剑圣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关于谁陪谁睡这个问题,这是一个需要坚决捍卫的重要立场,所以他脱口而出,说出了一句他在三秒钟后想要抽自己两巴掌的话。

 

“谁陪谁?是你每天要陪我睡!我睡你!”

 

“扑通吧啦——”

 

“嘶——”

 

“哇——”

 

“禽兽——”

 

门外兵荒马乱,小卢站在大门口,纯洁的小鹿眼睛震惊的瞪着面前的场景。

 

叶修抱着被子一脸无辜,黄少天则衣襟大敞,犹如登徒子正在轻薄小娘子。

 

场面一度十分色情。

 

宋晓很快跑过来遮住了卢瀚文的眼睛,谴责而鄙视的看了黄少天一眼后,痛心疾首的转身离去。

 

而叶修带来的“丫鬟”们则是面带尴尬,有些事情真的不用仔细考虑,比如说眼前这事吧,想也是自家前辈又闯祸了……

 

有心上前帮忙,但眼前的场景过于暧昧,他们也是十二三岁的小少年,一直都在练武修行,极少见过这种散发着粉红气息的场面,一时间,也有点不敢上前。

 

魏嬷嬷粉红纱巾遮着面,抛给叶修一个“你们继续”的猥琐眼神,带着俩小“丫鬟”款款离去。

 

“我靠啊——!!!”黄少天第一次产生了逃避的念头。

 

叶修则是早就躲进被窝,决定继续补眠。



TBC


评论(13)

热度(342)

© 黄烦烦不烦不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