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11

++《目录》

++谈几章恋爱再走剧情。


第十一章

 

魏琛眼看着已经躲不过这一劫数了,心如死灰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吐纳了几息之后方才万般无奈的转过头来。

 

他谄媚的搓着手,朝着黄少天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涂得五颜六色的大花脸带着娇羞。

 

“少天啊,这个……我最近手头有点紧。”

 

黄少天斜睨了自家师父一眼,深知其“顾左右而言他”的秉性,他不想绕弯子,所以直接慷慨的解下自己的钱袋扔过去。

 

“够吗?”黄少天问。

 

魏琛:“……”几年不见,哭着嚎着要吃糖葫芦的小破孩变成了土地主该如何是好?

 

原本还想靠着插科打诨来把这事儿蒙混过去,但明显的,暴怒中的黄少天真是一点也不好糊弄,眼看着黄少天已经准备招手叫属下来给钱了,魏琛连忙拦下他。

 

“够了够了!”魏琛脸上讪讪的,抬眼一觑黑着脸的黄少天,心里有点发毛。

 

祸害!

 

魏琛在心里狠狠的唾弃了一把叶修。

 

迅速把手里的钱袋往怀里一塞,完全无视掉方锐与叶修在那边又鄙视又幸灾乐祸的目光,魏琛亲密的揽着黄少天往一边走去。

 

黄少天回头给了叶修一个“下一个就是你了”的眼神,脸沉得能滴下水。

 

叶修抽了抽鼻子,假装没看见,抬头望天。

 

“少天……”其实魏琛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到过黄少天了,此时一看,印象中还小小的徒弟,此时已经和自己一般高了,就连魏琛也感到一股莫名的心酸感涌上心头,正思索着师徒二人久别重逢所要说的感人措辞,黄少天就开口了。

 

“魏老大,他到底是谁?”黄少天横刀直入,指着叶修问。

 

“他是我孙子。”魏琛平时就这样习惯了,此时也是顺口就冒了出来。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

 

“啧!真是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师父。”魏琛不满抗议,不过看黄少天现在是真的生气了,还是继续说道:“那个家伙你暂时不用管他,很快你就知道了。”魏琛拍拍他的肩膀,帮他顺气。

 

“有多快?”黄少天问。

 

“男人怎么能把快挂在嘴边呢?我怎么教你的?要勇猛!”魏琛怒其不争的指责。

 

“有多快?”黄少天半点也不为他的垃圾话所动,又问了一遍。

 

“那不是个好家伙,你离他远点。”魏琛谆谆善诱,试图转移话题。

 

黄少天凉凉的看了他一眼,煞气都快要溢出来了。

 

魏琛也不再绕弯子,反而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凝望远方,叹了口气说道:“最迟明天。”

 

但黄少天是谁,被无下限的魏琛操练了十来年,早就深知魏琛的脾性,魏琛越是做出这种深沉的样子,就越是表明他一点事也没有。

 

“你们是有什么计划吧?”黄少天盯住魏琛的眼睛,笃定道。

 

“这怎么能说呢?”魏琛故作高深的摸摸下巴,眼神乱飞。

 

其实于黄少天而言,除了叶小虎的身份外,其他人都不难查。

 

比如说兴欣阁的老板娘陈果,蓝雨宫传来消息,就在他去京城的那段时间里,苏沐橙就到达了兴欣阁,打着拜访老友的名义,同行的还有烟雨楼的楼主楚云秀。

 

更不用说那个三番几次护在叶小虎身边的美丽女子,那正是在这三年间因擅长于使战矛而一战成名,随后便掀起了好几番血雨腥风,许多门派都想招揽她到其麾下,却被断然拒绝的唐柔。

 

更有传说她是叶修的亲传弟子,这些都是听着一些武林泰斗的只言片语而推断出来的信息。

 

而比她的高强武功和绝世容貌更为盛名的,则是她“魔教守门人”的身份了。

 

这就不难得猜了……

 

和陈果有联系的是叶小虎,和苏沐橙有联系的是斗神叶修,和唐柔有联系的则是被传是叶修本人的——魔教教主君莫笑。

 

而这三个人的联系虽然不是指向的同一个身份,但是却不约而同的指向了同一个人——那个在一个月前成为自己的结发妻子的男人。

 

其实答案已经很是显而易见了,只是黄少天觉得,此时与他而言,真相其实已经并没有那么重要了,也许曾经很看重,而如今,他更需要的是一个从那个人嘴里亲口说出来的答案。

 

因为,他想信他。

 

至于结果,黄少天不在意了。

 

无论他是谁,是仙人,抑或又是魔鬼。

 

没再继续问下去,黄少天给了魏琛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魏城自然是明白,面前这小子可能比较好打发,但喻文州此次也来了,到时候可能需要脱一层皮下来吧。

 

魏琛打了个寒颤,苍凉的望着天边,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师父当得有点窝囊,竟然被徒弟们欺压,真是一些不孝之徒。

 

江湖上这几年间一直都在传蓝雨前宫主魏琛加入了魔教,其实蓝雨宫早就查明了,这件事千真万确。

 

只是黄少天和喻文州了解魏琛的为人,他们也知道魏琛自由惯了,不然也不会把蓝雨宫撂下就去行走江湖了,暗暗交待下去要保护好魏琛,他们二人也没有再管了。

 

黄少天屏息,仔细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之后,发现周围全是武力高强之人。

 

黄少天没有想太多,毕竟在武林大会即将来临之际,魔教的人几乎是倾巢而出,意思不言而喻。

 

何况,这次武林大会在小青山举办,本就是打着“扫平魔教”的旗号来的。

 

黄少天把之前从叶小虎那里得来的玉交到魏琛手里,冷笑着说:“不要再乱扔了。”

 

入手的玉带着一缕药香,透过皮肤还有一丝温暖,魏琛却觉得心虚得很,整颗心都拔凉拔凉的。

 

黄少天几步走到叶修面前。

 

叶修东瞧西瞧的,就是不去瞧黄少天。

 

方锐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修,毕竟能管叶修的他只知道两人。

 

一是苏沐橙,二是陈果。

 

苏沐橙只要是哭几声,叶修就能立马投降;至于陈果嘛,是那种教训叶修,然后会被叶修说服的那种。

 

所以方锐觉得这样躲避的叶修很是可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喊了一声:“老叶,黄少天找。”

 

叶修心里一跳,捂着胸膛又惊又恐,愤愤的瞪着方锐说:“叫什么叫,吓死我了,我需要先去睡个觉安个神。”

 

说完就准备往房间走去。

 

黄少天不出声,跟着他后面走,叶修走得快他就走得快,叶修走得慢他也走得慢。

 

一直跟在叶修两步远处。

 

叶修也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径直的在前面走着。黄少天眼疾手快的拦住叶修想要关门的手。

 

“你在逃避什么?”黄少天抬眼望进叶修的眸子,眸中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深情与悲伤。

 

麻烦了。

 

叶修一接触到这眼神心跳就漏掉了好几拍。

 

不再和他在门口对峙,叶修率先放弃抵抗进到房间。

 

“少天。”不再叫夫君,虽然黄少天觉得那个称谓很好听,但此时的“少天”两个字却更是让他舒畅得不得了。

 

“嗯。”死死压住不自觉往上翘的嘴角,黄少天故作冷漠。

 

叶修对情绪的变化其实很敏感,他虽然不知道黄少天的心情为什么变得好了,但觉得这毕竟是件好事,所以只是稍稍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就继续说下去。

 

“我中了很严重的毒。”叶修说。

 

黄少天抬眸,被这个突入而来的消息砸得有些懵。

 

叶修继续说道:“这种毒很是剧烈,我差点就死了,之后也一直没治好。”

 

“什么时候中的毒?你中了什么毒?”黄少天不可置信的问,他心里越是急切,说出来的话反而越是冷静。

 

“三年前,我中了魂消毒。”叶修说:“你也知道这种毒吧?其实我在三年前就该死了,之所以没死,我想是老天给我个机会让我去得知一个真相吧。”

 

叶修不知是自嘲还是安慰的朝黄少天笑笑,“说不定我突然就死了,所以你别和我计较了呗。”我都要死了。

 

叶修没再说话,黄少天也眼睛红红的死死的盯住他没说话。

 

魂消。

 

黄少天当然知道,既然已经魂消了,那么人自然也就该去死了。

 

无药可解,见血封喉。

 

黄少天一时间都说不出话了,只觉得喉咙里像是有刺在扎,而且深深扎入了心里,只能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我不会让你死的。”

 

“嗯?什么?”这话题转得太快,叶修没跟上思路。

 

黄少天凑近他,这次,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告诉叶修说:“我说,我不会让你死的。”

 

叶修这次倒是听清了,那种酸涩感又涌上心头,不是不信任黄少天,而是自己所中的毒自己知道,就连王杰希和张新杰都没办法,其他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叶修朝着黄少天一笑,说:“其实你已经帮我过很大的忙了。”

 

“那你身上的味道变化是因为什么?”从叶小虎到叶秀的变化,让他一直不敢确定两人是同一人,即使两人的行为举止,包括给他的感觉都如此相像,所以他才会一直拖到现在才得知真相。

 

黄少天几乎已经猜出来了,他毕竟是经过千锤百炼,试过人间剧毒的药人,一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可以压制叶修毒药的东西,不然对叶修的变化不会这么敏锐的察觉到。

 

“可能是你们给的那个药丸吧。”叶修从怀里摸出一个檀木盒子,精致的很,药香氤氲。

 

黄少天认识,那是同北国做交易的那颗药,还是自己千里迢迢带去北国的。

 

“所以,这枚丹药不能解你的毒吗?”黄少天问。

 

“不能完全解,但是可以压制一段时间。”叶修把盒子收起来,对黄少天解释道、

 

“那你后悔吗?”黄少天突然问道。

 

叶修听到问题有些莫名其妙,抬头问道:“后悔什么?”

 

“既然丹药不能解你所中的毒……”那你会后悔嫁给我吗?

 

黄少天觉得眼中有些干涩,后面的问题他有些不敢问出口,他不知道自己要是听到了否定的答案会怎么样。

 

“很幸运了。”叶修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一路走来,从遇到那个咬着糖葫芦的人,在被自己敲诈之后脸都气红了,自己一靠近,就能红到耳尖,每天都唠唠叨叨,耳朵都能被他唠嗑出茧了。

 

但是……

 

叶修抬眸看他因为自己的话而惊喜起来的双眼。

 

眼里有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温柔……

 



TBC

评论(16)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