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12

++《目录》

++求个这篇文的插图画手太太,有什么推荐吗?欢迎自荐啊。


第十二章

 

于叶修而言,几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他几乎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如今在他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又遇见了黄少天,让他能继续活下去。

 

与黄少天相遇的这几个月,算是叶修这几年来比较轻松惬意的日子了,他也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

 

比如说,黄少天喜欢上了他这件事。

 

刚发现的时候,叶修其实时是有些惊讶的,毕竟不管从最近开始的相遇,抑或又是之后的相处,甚至从不久后他即将要做的事情来说,黄少天都没有喜欢上自己的理由。

 

直到某个深夜,叶修因房顶上的动静而警觉的睁开眼,手中握紧千机伞,那股令他安心的气息却安慰了他紧绷的神经。

 

那不是第一次,黄少天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顶,只是那一夜,他独自坐了许久,窗外的冷月如冰……

 

黄少天抬着手指敲了敲屋顶,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无奈又甜蜜,温柔而缱绻。

 

“……便害相思。”

 

待黄少天离去后,叶修才又闭上眼,针扎般的疼痛原本已经习惯,此时却伴随着黑暗,显得清晰而刻骨。

 

心乱如麻。

 

此后,叶修便开始卸下伪装,有意无意的向黄少天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只是自己不仅是男人,就连生死都还是无比缥缈的一件事。

 

好友生死未卜,害他们的人还躲在暗处,阴谋蓄势待发。

 

他何必再惹尘埃,牵连了别人。

 

叶修此人,年少离家,浪迹天涯,这一路走来,遇见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好友,也有不少非要致他于死地的仇敌。

 

而遇到黄少天,是那么的在意料之外,又如此的在情理之中。

 

叶修捂住怦怦乱跳的心脏,苦笑着摇摇头。

 

奈何情深缘浅,他是注定不能回复这段感情了。

 

此间事了……

 

叶修下定决心后,抬起头来,把眼睛弯成月牙,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只是还不待他开口说一句话,就被黄少天狠狠抱住。

 

“别笑了。”黄少天冲上去把他纳入怀中,几乎是怒吼:“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去找魏老大。”黄少天转身欲走。

 

叶修急忙拉住他,“冷静。”

 

“你冷静一点。”叶修安抚着黄少天。

 

黄少天的脚步一滞,脸上带着些委屈,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委屈到底是来自哪里,就是觉得心里酸酸涩涩,实在是难受得紧。

 

黄少天这二十年来并不是没有吃过苦头,更是吃过许多常人没有品尝过的苦楚,可对于叶修的这种感情来得太过猛烈,于他来说太过陌生。

 

人们面对陌生的东西,总是下意识的防备和抵制,黄少天也免不了俗。

 

他有些后怕,心知这次如果不是有喻文州的劝阻,他也许会因为执意要得知叶修的身份,甚至会不惜与他大打出手。

 

他并不知道叶修中了那么严重的毒,那么,叶修也许会毒发,也许会被自己打伤,甚至……还有许多不敢想象的严重后果。

 

当叶修说他随时会死去的时候,面对死亡来临那种深深的无可奈何,黄少天算是感受到了。

 

“我需要怎么做?”黄少天眉眼耷拉,像是被雨淋湿的小狗,声音涩涩的。

 

“你……”叶修刚想拒绝,看到黄少天失魂落魄的样子却让他心里一暖。

 

他说:“陪着我睡就好。”

 

黄少天瞪大眼睛,耳尖一红,霎时又觉得太过露怯,愣愣的看向叶修,抿起唇有些害羞,心底又有些雀跃。

 

暗自纠结了一会儿又觉得有些气不过,凭什么你让我来我就得来?什么都不告诉我,还要使唤我,黄少天大声问道:“凭什么?!第一次见面你就要劫财,现在你是要劫色了吗?”

 

劫色倒不是不可以接受,黄少天快速想到。

 

“对啊,就是劫色。”叶修显然也想起了最开始看到黄少天的场景,觉得有些好笑。

 

纤细的指尖抬起黄少天的下巴,轻佻的凑近。

 

“靠,他们这是在玩什么角色扮演啊?”方锐趴在房顶,使劲把耳朵贴在瓦片上。

 

“口味略重啊……”魏琛评论道。

 

“滚蛋!”叶修弹了一个茶杯上去。

 

“少天好徒儿,今晚你一定要好好睡这个混蛋啊!”魏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嚷嚷道。

 

然后又小声朝屋内说:“你可以压制那个混蛋身上的毒。”

 

说完便躲开追出来的银质小刀,灵敏的躲闪开来,转身离去。

 

“这又是什么意思?”黄少天生气质问。

 

“老魏的话你都信啊。”叶修转身准备出门。

 

“说清楚。”黄少天拦住他。

 

“你是不是打算什么都要瞒着我。”黄少天眼睛都快要含着泪,说出来的话却很很平静。

 

这小女儿作态的话都说出来了,足以见得黄少天已经离失去理智不远了。

 

叶修叹了口气,只得停下脚步,看他可怜的小样子,抬起双手捧住他的脸说道:“反正都习惯了。”

 

然后看黄少天更加心疼的模样,赶紧补充道:“在你身边其实就不是那么痛了。”

 

“很痛吗?哪里痛。”黄少天有些急切,有些担心。

 

“那我今晚要陪着你。”黄少天语气非常坚定。

 

“好啊。”叶修答应得也很爽快。

 

咦?

 

正打算着如果叶修要是拒绝的话,自己就强行留下来的黄少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好运气砸懵了。

 

转念又气得牙痒痒,面前这个磨人的混蛋是不是对谁都是这幅浪荡模样。

 

好在他很快就镇定下来,黄少天说:“咳咳,那我今晚就……”

 

“陪我睡。”叶修立马接过后面的话。

 

“什么陪你睡,是你陪我睡!你看你这瘦瘦小小的胳膊,再看看本剑……世子爷这强健的体魄,你凭什么睡我,绝对是我睡你吧!不信你今晚试试,让你看看小爷我的厉害!!”

 

果然黄少天立马就被这个话题吸引,并用言语表示坚决要明确一下到底是谁陪谁睡的问题。直觉告诉他这很重要。

 

“哦,原来是贱世子。”叶修说。

 

“你!!!”黄少天怒。

 

“好了别闹……”

 

“……”

 

虽然还有许多事没有搞清楚,但黄少天对于结果还是比较满意,两人初初表白心意后,含带着许些尴尬羞涩,如品尝着酸梅般,入口滋味到底只有自己才能懂。

 

入夜,拱桥弯月,树影婆娑。

 

黄少天此时正捏着衣角,抱着枕头,烦躁的在叶修门前来回的走动。

 

魏琛吃着瓜子,脸上五颜六色的妆容已经被洗得干净,露出胡子拉渣的一张脸,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瞧着没什么变化。

 

“啧啧啧!”魏琛嘘他。

 

“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有人出现在老叶门前是抱着枕头,而不是提着剑。”方锐拿过魏琛手中的瓜子,自然而然加入话题。

 

“老夫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去见老叶是因为害羞红着脸,而不是因为怒火。”

 

“人活得久了啊……”刚行了弱冠之礼的方锐如此感慨到。

 

“是啊,毕竟你马上就要玩完了。”魏琛一脸惆怅。

 

“哪儿赶得上魏老大您呢,您先下去等着小弟。”

 

乔一帆无奈的看着互喷垃圾话的二人。

 

“还是老夫去帮帮他吧。”

 

“魏前辈,不要——”乔一帆想要阻拦魏琛却已经来不及了。

 

魏琛一把把黄少天推进门,又迅速关上,盘旋在黄少天脑海中的,只有自家师父贱贱的声音。

 

“徒儿,走你!”

 

黄少天有些慌乱,快速找到那个让他变得奇怪的人,那人此时正坐在微弱的烛光前,手撑着下巴,含着笑,眼里全是自己。

 

微暖的光柔和了他的棱角,一切都显得那么好看。

 

黄少天反而局促起来,暗暗给自己打着气。

 

“都说了让你不用等我,自己先睡。”假装气呼呼的把枕头摆到另一个枕头旁边。

 

并排着的两个绒毛软枕让黄少天的心也软了下来。

 

“我本来已经要睡了,可你在一个时辰以前就一直在我门前走来走去,我就睡不着了。”叶修戏谑道。

 

“所以我就起床看书了。”叶修举着手里装订得很漂亮的一本书。

 

剑圣大大眯眼仔细一瞧,书面正是两个赤裸着的人抱在一起,上面几个烫金大字——温柔入深乡。

 

黄少天立马去把书抢过来,恶狠狠的翻了几页,精致的画册上,画着交缠着的——两位男子。

 

“老魏说书还不错,他用你给他的钱去买的。”叶修老实交待,顺便出卖了一下魏琛。

 

“不错个鬼!没收!”黄少天觉得所有的血气都在往脸上涌,逼得他快要爆炸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想把这本书震成碎末,却不知为何有点下不了手,所以忿忿的塞进了自己怀里。

 

“为什么?老魏说这本书要五十两,以后我没钱了还要拿去当铺换钱的。”叶修眼看银子就要飞走了,立马就要上手去抢。

 

“无耻!作为一个男人你怎么能见钱眼开呢!”黄少天把书护在怀中,犀利指责道。

 

“呵呵。”

 

叶修也不再去抢,而是钻进被子里,睡到了黄少天的枕头上。

 

“你的枕头在那边。”黄少天确定把书藏好了,提醒道。

 

叶修不为所动。

 

黄少天上手推他,叶修也只趴在枕头上装作没感受到。

 

刚才那种暧昧朦胧的好气氛已经彻底没有了。

 

黄少天用了抱、拖、挠痒痒肉、扯耳朵各种战术,终于睡到了自己的枕头上,但谨慎如他,为了防止叶修进行最后的反扑,还手脚并用的将他缠住,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黄少天得意洋洋的冲着叶修挑眉,炫耀着自己的战绩。

 

却发现那人面上丝毫无恼意,反而是早已闭着眼睛,嘴角挂着笑。

 

黄少天后知后觉的俊脸一红,就着这个姿势,也闭上了眼睛,烛火刚好烧到最后一滴蜡,顷刻间,房屋就陷入黑暗……

 

只能听见雷声震震的心跳声。

 

交织在一起,糅合成了一曲安眠小曲儿。

 

婉转动听,现世安稳。

 

叶修自中毒之后,难得能在月圆之夜睡过觉,等天明他睁开眼时,黄少天早已经不在身边了,他坐起身,乔一帆和安文逸听到动静后就立马开门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前辈?”乔一帆走近床边,虚虚扶了叶修一下,关切问道。

 

叶修朝他一笑,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却无以往毒发后的虚弱了。

 

“太胡闹了。”安文逸替他把了脉之后,拧着眉头责备。

 

“要是让沐橙前辈得知您又服用那个药了,定会生气的。”乔一帆也不赞同的看着叶修。

 

“效果还不错啊。”叶修被两个后辈教训了,也没有被影响丝毫,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脚,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王谷主和张副门主再三叮嘱了,让您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再吃那药,毕竟是猛药,吃了多少会影响身体。”

 

那是王杰希和张新杰在叶修的毒隐约有扩散迹象的时候给他的,告知他这个是需要用寿命来换取那一线生机,食用半粒,会沉睡一日,若是食用一整粒,则会沉睡三日。

 

昨日叶修就是用了一粒药,结果却只沉睡了一个晚上而已……选择服用那药,一是叶修有预感,这次如果要像以前那般,用全部内力去压制的话,那自己可能会再也醒不过来了,其实叶修一直很担心,但好在遇见了黄少天,这次他终究还是熬过来了。

 

二来则是,他实在不想让黄少天知道他的现状,毕竟……

 

叶修看了看自己手心的那丝逐渐变淡的红线,把手掌收握成拳头。

 

今日还有要事在身。

 

他也该去会会那些妖魔鬼怪了。



TBC

评论(19)

热度(295)

© 黄烦烦不烦不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