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13

++《目录》

++定时更,给老叶安排了个帅气的出场。


第十三章

 

再说黄少天,其实半夜时候就醒了,叶修的身体像是冰块一样,倒是把他吓了个半死。

 

借着洁白的月光,他看见沉睡中的叶修冷汗涔涔,脸上却半点表情也无。

 

黄少天拿出冰雨,朝自己的手心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液汩汩流淌,滴进叶修毫无血色的嘴唇,待他的体温逐渐回暖,黄少天才将叶修盘腿坐下,自己则坐在他身前,把他抱入怀中,运功为他压制毒愫。

 

等到天蒙蒙亮,叶修已经好转了许多,呼吸沉重,想来又是陷入沉睡。

 

黄少天动作轻柔的将叶修放置妥当,然后沉着脸出了门。

 

安文逸和乔一帆都守在门口,见他一出来,两人都紧张的站起来,惊疑的看着他。

 

“前辈……”乔一帆眼看出来的不是叶修,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恭敬的向黄少天打了声招呼。

 

“叶修是怎么回事?”黄少天冷冷的看着二人。

 

“嗯?”乔一帆倏然睁大眼。

 

“他怎么了?”安文逸也有些着急。

 

“该我问你他怎么了吧?”黄少天想到昨晚的场景,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昨晚前辈毒发。”安文逸还算冷静,但乔一帆眼眶已经红了。

 

“但是,昨晚前辈应该没事才对。”安文逸说道。

 

他们曾在叶修毒愫扩散之后的毒发,看到王杰希曾经喂过叶修那种药,吃下去之后完全不会被毒所影响。

 

在此后他们也曾守护过服药之后叶修,真的会如同睡着一样,直到一日或三日后自然醒来。

 

可观黄少天的表情,想也是看见毒发后的叶修了。

 

那么……岂不是说明叶修的毒更加严重了。

 

黄少天也没为难他们两个,他半夜未眠,运功之后全身都是汗水,只能先去喻文州住下的府邸去洗漱完毕,方能去小青山。所以他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便拂袖而去。

 

待黄少天走后,苏沐橙也出现在叶修门前,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地上,又被尘土黏住。

 

“沐橙前辈……”乔一帆上前,他心里也是十分难受,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面前的女子了。

 

“沐沐……”陈果和唐柔走到苏沐橙身边,轻柔的拍拍她的肩膀。

 

苏沐橙擦了擦眼泪,抬头展颜一笑,倾国倾城。

 

“我会治好他的。”

 

“我还想和他再战一场呢。”唐柔也笑着把手中的火舞流炎扬了扬。

 

“那个混蛋,怎么会死,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陈果也嗫嚅道,但显然没那么有信心。

 

“老板娘说得对,祸害遗千年。”魏琛倒是显得很有自信。

 

“得万年吧……”方锐也笑着说。

 

只是在他们心里,多少都有些隐隐的担忧。

 

此时,武林盟主冯宪君临时居住的府上却更是风起云涌。

 

宽敞大气的宴客厅,在挤了二三十人之后也显得拥挤起来,匆忙穿梭在人群里的仆从丫鬟们很快就摆好甜点果茶,然后恭敬退下。

 

武林大会明日就将开始,各大门派无论正邪,都不想错过这次武林盛宴。

 

这不仅可以比武论道,还有许多取得秘籍宝藏的机会。

 

一些小门派更是希望通过这个机会,可以依附到大门派才好,从此雄霸一方,再掠夺资源,以谋求更好的发展。

 

离武林大会已不过一天了,几乎所有门派的掌门人都来了,但是参加这次冯宪君主持的小会议的却不过二三十人而已。

 

冯宪君作为被大家推选上来的武林盟主,自然不会有人驳了他的面子的。

 

轮回道的正副掌权人周泽楷和江波涛、微草谷的谷主王杰希、蓝雨宫的神秘宫主喻文州和剑圣黄少天、霸图门的正副门主韩文清和张新杰、烟雨楼的美艳楼主楚云秀、义斩堂的堂主楼冠宁……

 

而历来就是五大门派之一,甚至一度是立于武林门派之首的嘉世府却称新任“斗神”孙翔正在闭关,府主陶轩也因风寒卧病在床,所以只派了一个手底下的副门主刘皓来参加,若不是冯宪君不愿给嘉世没脸,仅凭刘皓一人,真是没身份来参加这次会议。

 

所有人都已经列座,大家都是武林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互相说不上熟悉。

 

当然,更说不上陌生。

 

如若不信可以看看轮回道的暗杀名单,在座的人十有八九都在上面。

 

场面逐渐静了下来,冯宪君眼看着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道:“这次请大家来的目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冯宪君已是知天命之年,年轻时候也是名扬天下的侠客,劫富济贫乐善好施,世代都是名门出生,在四年前当选武林盟主,更是众望所归。

 

如今,他的目光扫过在座之人,有对年轻一辈的慈爱,和一种微微的压迫。

 

站在刘皓背后的陈夜辉被这种目光看得一滞,像受惊的蝼蚁一般,小心翼翼的低下头。

 

曾几何时,他做梦都想和面前这些人平起平坐,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比不上这些人。

 

他缺少的,不过是一支却邪,不过……是缺一个“斗神”那样的名号而已。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他没有,所以他要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

 

他要把那些欺辱过他的人,全都踩在脚下。让他们知道,在陈家,他才应该是那个天之骄子,而不是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傻公子傻小姐。

 

迟早有一天,他要让那些人,全都战战兢兢的活在他的统治之下。

 

为此,不择手段,佛挡杀佛。

 

一切都很顺利,但就是因为那个男人,毁了他所有辛苦得来的一切。

 

那个曾被陶轩和嘉世捧在手上,最后又被嘉世亲手杀死的那个人……

 

他至今都还记得,那日陶轩对他说,他不能侍候斗神,代替他的,将是邱非。

 

那个好命的,被斗神在半路上捡回来的小乞儿。

 

除了跟在叶修后面瑟瑟发抖,其他一无是处。

 

所以说,自己在斗神的眼中,竟是如此一文不值吗?

 

陈夜辉咬牙切齿的想。

 

但是,那又怎么样,昔日的斗神,如今早已是丧家之犬,而他所走之路,不过才刚开始而已。

 

陈夜辉抬起头,眼神阴森,直直的盯着冯宪君,无畏得像是决心赴死疆场的战士一般。

 

冯宪君在心中轻蔑一笑,没再管某些做贼心虚之人,他还记得这次武林大会的目的所在。

 

蝼蚁而已,何须在乎?

 

“魔教忒是猖狂,这次武林大会开在小青山,请各位英雄帮忙,灭掉魔教,还小青山安宁。”一位虎背熊腰的黝黑男人站起来,声音浑厚,可以看出他有深厚的功底,只是……

 

在一群后起之秀面前,未免还是差得太远。

 

不过此人正是小青山九明寨的寨主李奎,在魔教来到小青山之前,九明寨本是小青山唯一的门派,虽然不出名,但在小青山一带还是很有威望,他们面上做着助人为乐的好事,背地里却做尽了黑暗肮脏之事。

 

小青山本来就是无足轻重的地方,无人来管,很是让九明寨为所欲为了一把。

 

可自从魔教来了之后,他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各种被洗劫不说,还被挡了财路。

 

他们不是没有反抗过,可打又打不过,更可恶的是魔教那群人,打赢了还喜欢羞辱人,这很是让九明寨憋屈。

 

所以这次武林大会要开在小青山这件事,虽然凭借李奎的身份还不足以知道到底是为何,不过早有人给他打过招呼了,让他们九明寨好好配合,此次就是来荡平魔教的。

 

李奎想起那晚的黑衣人,武功高强得不得了,给了他一包药粉,说只要到时候对着魔教教主一撒,便能置他于死地。

 

李奎和魔教早就势不两立,虽然不知道黑衣人和魔教教主“君莫笑”到底有何深仇大恨,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坐收渔翁之利,又何乐而不为?

 

至于为何是自己……

 

神仙打架,他们凡人只需要获得利益就行。行走江湖,知道得越多,越容易性命不保,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不是说魔教是叶修那家伙建的吗?”楚云秀坐在一处,闲闲的说,今年苏沐橙没来,她觉得无趣极了。

 

“那把他叫出来问问呗。”有人说。

 

“揪他出来揍一顿?”

 

“你去揍?”

 

“算了吧……”

 

“切!是打不过吧?”

 

“那你打得过?”

 

“……”

 

讨论的声音不绝于耳,大多是在自言自语,或者是凑在一堆窃窃私语,但在座的都是武功高强之人,自然也是听得到这些不靠谱的话语的。

 

冯宪君咳嗽了一声打断了这些声音,待渐渐安静下来,则看向霸图那边,韩文清和张新杰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一个黑着脸,一个面无表情。

 

“文清啊,你如何认为的?”冯宪君和韩文清的父亲是世交好友,所以自然把他当做晚辈称呼,丝毫不管周围之人听见“文清”二字的复杂表情。

 

实在是在同龄人中,韩文清那凶神恶煞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

 

“偶然和君莫笑交过手,应该是那个家伙没错。”韩文清虽说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之事,但既然是冯宪君问的,自然不能不理会。

 

“哦?”冯宪君挑眉,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示意着韩文清接着说下去。

 

“让新杰说吧。”韩文清说。

 

冯宪君点点头,丝毫不在意,和蔼的说:“那就新杰来说说吧。”

 

“上次……”

 

张新杰和韩文清其实在三年前的时候就见到过叶修了,那时候叶修已经奄奄一息,全靠王杰希帮他吊着的一口气在,当张新杰得到消息匆匆赶到的时候,联手王杰希把叶修从死门关拉了回来。

 

当时的情况虽然依旧不容乐观,但好歹命保了下来。

 

本来王杰希和张新杰都告诉叶修,他的情况根本不适合离开微草谷,随时都有可能毒发身亡。

 

叶修答应得好好的,然后某一天就消失不在了。

 

韩文清目送在黑夜中离去的叶修,无奈又纵容的叹了口气。

 

张新杰来到他身后,问:“怎么不拦着他?”

 

韩文清说:“你们不也没拦着吗?”

 

王杰希从黑夜里走出来,“拦得住吗?”

 

三人在这夜里有一种无言的默契,有些人之间情谊,也许就是这样而已。

 

因为太过于了解,甚至不惜放下自己的原则去成全。

 

此后,张新杰也一直在搜寻能救叶修的药。

 

只是一直没有消息。

 

后来的某一天,魔教的名声在一夜间传遍武林。

 

有人说,魔教修炼邪功,作恶多端。

 

几大门派自然会去调查,霸图也不例外。

 

可接连几次任务失败后,他们连霸气雄图的总坛主都放出去做任务了,可结果还是铩羽而归。

 

张新杰询问了之后,隐隐有了些猜测,马上派人告知韩文清,韩文清听了之后也有些在意,便亲自去了小青山。

 

那个时候迎战的便是那自称是君莫笑的人,两人过招了三个时辰才停手。

 

韩文清许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打过架,这次倒是打得十分痛快。

 

和没有却邪的斗神,和没有戴上面具的……叶修。

 

韩文清问:“你是谁?”

 

那人一笑,说:“君莫笑。”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韩文清没说话,虽然他很想问叶修到底是在暗示着什么,但张了张嘴,终究没有问出口。

 

韩文清转头就走,冷冷的说:“没出息。”

 

舍弃了名字之后,还要舍弃掉生命吗?

 

韩文清握紧了三年前叶修留给他的那个东西,血沿着手心滑落,他却丝毫没有感觉似的。

 

张新杰自然没有把这些告诉冯宪君,而是编造说当时霸图出任务的时候路过小青山,就顺便和君莫笑打了一架。

 

其实他们在一个月前就收到了叶修的信,只是那张信纸上面一个字也没有,但这次……

 

也许是该他回来的日子了。

 

窗户倏而被吹开……撞在墙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原本安静的厅房变得诡异起来。

 

冯宪君淡然的嗟了一口茶,瓷杯和瓷盖撞出泠泠的清脆响声。

 

放下茶杯,冯宪君缓缓开口:“何方英雄,不若出来一见?”

 

“啧啧,讨论怎么灭掉别人被发现了还这么淡定,叹为观止。”来人鼓着掌。

 

那人一袭黑色劲装,毫无形象的蹲在窗台,大伞撑过他的头顶。

 

语毕,淡然的把伞收拢,朝在场的人扬了扬手。

 

他说:“大家好啊。”


评论(9)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