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和亲世子妃-17

++《目录》


第十七章

 

原本热火朝天吃着暖锅的餐桌霎时间安静下来……

 

柔软的唇瓣契合的贴在一起,带着浓郁的香油味道,但此时此刻,两人的距离如此亲密,呼出的热气也互相纠缠不休,这反而让叶修身上那股独有的气息显得更加鲜明,从而浸入了黄少天的皮肤、血液、再深入至骨髓。

 

叶修丝毫没有挣扎,乖巧可人得像是裹上了蜜糖的花朵,他这般顺从的样子,简直能甜化了黄少天的心。

 

被辣得快要喷火的黄少天被这股甜丝丝的味道所蛊惑,伸出快要失去知觉的舌头去叶修嘴里肆无忌惮的扫荡了一番,想把口中这种热烈的味道,连带着自己同样热烈的喜欢,一起传达给那个人。

 

滚烫的舌尖舔过柔嫩的上颚,继而又热烈缱绻的厮磨着唇瓣,到最后黄少天的动作愈来愈温柔缠绵,像是带着要将这个吻持续到地老天荒一般。

 

这样由强势侵略到温柔的亲近,叶修甚至主动分开了唇,半点防备也无的任其采撷,却未想到的是,明明刚刚还很温和的人,因为突然得了许可,便开始更加放肆的长驱直入,像是来巡视领地的大老虎在自己的领地里撒着欢,不停的在其唇齿中攻城掠地。

 

唇齿缱绻中,带出些许的水声,黄少天伸手,轻轻握住叶修的下颌,用指腹摩挲。

 

终于分离开来,黄少天声音低沉,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眼中却有藏不住的喜悦,他说:“叶修……”像是所有的情意都藏在这一声呢喃中,希冀着自己的期待能得到美妙的回应。

 

黄少天用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抚弄着被蹂躏得更加红肿的唇瓣,倏尔展颜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瞬间就从刚才凶猛的大老虎变成了撒娇卖萌的小奶狗。

 

看起来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他带着满心愉悦,痴痴笑着:“叶修。”

 

叶修抬眼,正对上黄少天带笑的眼睛,他心里一悸,忽然间就清醒了过来。

 

等视线慢慢变得清明,他才注意到周围那各种复杂的目光,或震惊或讶异,全都落在他们两人身上。

 

小丫头趁着蒙在自己眼睛的那只手力量逐渐弱下来之后,迅速找准机会把自己的视界从黑暗中拯救了出来,她不明状况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直到落在了叶修鲜红的唇上。

 

她打破了此间沉默,天真的问道:“叶修怎么了?被番椒辣到了吗?嘴唇好红哦。”

 

“真的是好火辣……”方锐筷子上还夹着刚才抢来的肉,眼睛都直了,这时也是靠着一直以来绝不会错过任何吐槽叶修机会的那种执念才反应过来,喃喃说道。

 

“哎哟,可以给云秀那个好姐妹的小话本提供新素材了。”苏沐橙意犹未尽道。

 

“这……这……”陈果六神无主中,这种场面对他也实在是过于刺激,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乔一帆捧着瓷碗,默默低下头,脸红扑扑的。

 

安文逸则是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莫凡……莫凡变得更加面无表情了。

 

饭桌上的人各个表情都很精彩,黄少天笑得像个傻子一样,可叶修却像个没事人,此时已经又淡定的吃上了。

 

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但看叶修不准备追究也没有打算生气的样子,黄少天内心深处的某种满足感油然而生,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得窝心。

 

其实这番椒虽然辣,就连黄少天也是第一次吃到,但是却并没有被辣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他只是做了他从一进门就很想做的事,所以放任了自己去失去理智。

 

只是……看叶修毫不受影响的样子,说不失望是假的。

 

但黄少天很快就抛掉了这一点点不成气候的失落,回忆起刚才嘴上传来的那陌生柔软的触感,心情又变得异常好了起来。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黄少天凑在他耳边,一声一声喊着。

 

“干嘛?”叶修独自吃着十五,完全不受其扰。

 

“你好辣。”黄少天戳戳他的腰。

 

叶修的腰其实有点敏感,被黄少天一戳差点一下子跳了起来,但是他忍住了,咬着下唇恶狠狠的骂道:“小处男。”

 

“反正最后都要劳烦你才行。”黄少天得了便宜,心情好得完全可以免疫叶修喷的垃圾话,甚至还有可以回击的余裕。

 

“呵呵。”叶修笑。

 

黄少天也朝他呲牙一笑,然后喜滋滋的继续吃着暖锅。

 

黄少天虽然早就下定了决心,这次更是着实想明白了,回想起每次自己都被叶修逗得上蹿下跳的样子,太毁他机会主义者的招牌了,既然已经不可避免的喜欢上了,那他就要大胆的去追求心中所爱,又有什么好踟蹰的呢?

 

黄少天偷偷瞧了一眼叶修,正好看到他微微发红的眼角,他完全没考虑过叶修其实有可能是被辣的,而擅自武断的认定为是因为自己成熟又火辣的热吻造成的,不由得又是一阵得意窃喜。

 

看来叶修好像也不是对自己完全没感觉,那么就更不能错过了。黄少天在心中握拳。

 

是男人又如何,是大魔头又如何。

 

既然被他黄少天爱上了,那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他会陪着他、帮助他解决掉那一切麻烦,然后他们两人今后会一直在一起,策马走江湖,逍遥自在,做一对人人羡慕的眷侣。

 

赏花开花落,看万里河山。

 

暖锅最终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氛中仓促结束。

 

这顿饭也不乏吃好的的人,比如说像是看了一场大戏的苏沐橙、和叶修魏琛交锋多年已经完全不可能被任何东西影响到吃饭心情的方锐、满心满眼都透露着愉快的黄少天,还有从始至终都很淡定的叶修。

 

至于郑轩?

 

郑轩一直石化到吃饭结束……

 

尼玛火辣辣的黄少真是太可怕了。

 

暖锅在一阵鸡飞狗跳中完美的吃完了,吃得所有人都心情复杂,黄少天腆着脸跟在叶修身后,一起回到叶修房间,房门关上。

 

黄少天说:“我喜欢你。”

 

叶修眼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朝他微微一笑,说:“不愧是世子爷,眼光真的很高。”并朝黄少天竖起了大拇指以示赞赏。

 

“我觉得你也喜欢我。”黄少天挠着叶修放在桌上的千机伞,光滑冰凉,杀气内敛。

 

“上次中的迷迭草现在才发作吧?”叶修把千机伞拿起来,豪迈的扛在肩上,然后认真的对他说。

 

黄少天丝毫不被影响,脸上还是挂着那副满是甜蜜的笑容,他说:“可是我看到你在笑。”

 

“我的那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代表拒绝。”叶修收起笑容,伸出一根白玉般的手指抵住越凑越近的黄少天的额头,冷漠的看着他。

 

黄少天也故作生气,问道:“是吗?”

 

叶修果断道:“是的,你没有听错。”

 

黄少天握住那只手指,又把脸凑近,盛满温柔的眼睛盯住叶修相对,两人不过离着几寸的距离,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的瞳孔里的倒影。

 

“可是现在你眼睛里全在全是我了。”黄少天说。

 

叶修闭上眼睛问:“是吗?”

 

黄少天趁着叶修正闭着眼,立马抓住机会朝着那颜色淡下来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叶修一惊,眼睛蓦然睁开,连瞳孔都微微瞪大。

 

“是啊。”黄少天的目光从叶修的脸上巡过,故作羞涩的一笑,两颗虎牙也收敛了起来:“我现在就能看进你心里。”

 

“你接下来要说我的心里住着一个你吗?”叶修说。

 

“不是。”黄少天否认。

 

叶修朝他撇嘴,“算你有自知之明。”

 

“是我们住在彼此心里。”黄少天笑出来,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膛,说:“在一起。”

 

叶修感觉到黄少天血液在他手上的皮肤不断跳动,张扬有力,他有些赧然,却还假装淡定,“没少看小青山下那条小街道卖的小话本吧?”

 

黄少天问:“好看吗?”

 

叶修想了想,然后客观评价道:“其实很一般,但是很适合像你这样的小雏男看。”

 

“比如说你就一直在看吗?你这么了解,说的头头是道,很是熟悉的样子。”黄少天不自觉的模仿着喻文州的笑容,但是露出的小虎牙却让他显得俏皮可爱。

 

“我其实没看过,是魏琛和方锐每天都抱着小话本在看。”叶修为保住自己的声明,立马出卖同伴。

 

黄少天怀疑的看着他,“是吗?”

 

叶修笃定:“是的,你可以怀疑我,但是不能怀疑他们的节操。”

 

黄少天身后的大尾巴翘起来,说:“那我试试。”

 

“试什么?”叶修迷茫的看着他。

 

黄少天朝他笑笑没说话,只是低下头再一次吻上了那刚染上自己味道的温软唇瓣……

 

迟来的春风亦是有了百十里柔情。

 

而魏琛和喻文州那处的气氛可就没那么好了。

 

“李奎有问题。”喻文州转身看着魏琛。

 

魏琛屈着手指,随意用指节敲击着桌子,不甚在意的说:“我知道。”

 

喻文州早猜到魏琛这次所来为何,所以此时听到魏琛的回答也毫不意外,问道:“那你们知道他有什么阴谋吗?”

 

“当然……”魏琛转了转眼珠,又搓了搓手,嘿嘿一笑,说:“不知道了。”

 

“所以这就要靠你们蓝雨宫来查一查了。”魏琛朝着喻文州一笑。

 

“哦?”喻文州但笑不语,显得饶有兴趣的样子,意思不言而喻,自然是要魏琛说下去。

 

魏琛很想给他一脑袋瓜子,但还是憋着气说:“我们有人在李奎那里发现一个令牌,上面刻着陈家的家徽。”

 

喻文州眉梢一挑。

 

“喂!臭小子!适可而止!”魏琛最是害怕这个聪明绝顶的徒弟这种表情,每次这种表情一出现,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

 

虽然今次倒霉之人决不会是自己,但魏琛还是有些膈应。

 

“师尊,陈家与江湖中有牵扯的事我们是有察觉到。”喻文州缓了缓,接着说道:“但我们知道的,未必比你们知道得多。”

 

毕竟以陈家如今在南国的地位,不说是一人之下,也是万人之上,不可动摇。

 

因此即便是蓝雨宫,在陈家面前也仅仅只是一个江湖中的门派而已,未必就能查出多少,只是能大概的查出了与之有牵扯的武林门派而已。

 

而李奎……确实是在他们的意料之外的一人,如果不是这次偶然发现了破绽,说不定一时半会儿的他们也不会把此人放在眼里。

 

“哎!蓝雨宫真是没落了。”魏琛其实也早就猜到蓝雨宫未必知道李奎的消息,此时确定了也并不见得有多失望,只是还是装作阴阳怪气的嘲笑道。

 

“确实是不若师尊在时那么昌盛,非得要师尊能回来继续主持大局才好,徒儿和少天都翘首盼望师尊早日归来蓝雨宫。”喻文州像模像样的行了个礼。

 

魏琛老脸红都不红一下,十分受用的接受了这些恭维,摆摆手说:“为师已经老了,只要你们多多努力,迟早会再现蓝雨辉煌的,加油!”

 

说完便大步离去。

 

等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喻文州走向窗台处,果不其然见到那里放着一只裹在桑皮纸中的烧鸡,一打开,便发出热腾腾的热气,香气四溢。

 

那是幼年时,每每他与黄少天在御书房挨打了,回宫都会把伤痕藏起来,魏琛也不拆穿两个小孩还略显稚嫩的演技,只是会亲自给他们俩烧一只鸡,用这种温暖无言的抚慰着他们,然后会趁着半夜,去揍当日打他们的先生一顿……

 

当年种种,镜花水月。

 

烟雾模糊了喻文州的视线,也模糊了他眼中的薄雾。

 

幼年时的景象一幕幕的,像是一出大戏,只是恰好,他们师徒三人,便就是那戏中人。



TBC


老魏其实很温柔啊感觉。

黄叶亲上了……真不容易,那一段写了两天……我是清纯小甜文写手,快给我一个么么哒!


++一时半会儿完结不了了,之后随机更新,要赶一些稿子啦!也可能会摸鱼写写其他的,大家订阅世子妃的tag就好。么么啾~


评论(16)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