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再见不是朋友(慎入)

★   @诺亚  太太的换粮,虽然是要求的BE,但我还是隐晦的……所以,慎入!

★   我只想在年前把虐写完……明年甜甜甜!!

★    PS.宝宝们,不用慎入了,她们都说这文好甜!QAQ

 《目录》by黄烦烦不烦不烦

 

一如那年,灯火阑珊的深宫,觥筹交错,鼓乐齐鸣,歌舞升平,那精致的小孩儿懒懒的靠在树上,三言两语赶跑了那几个高官的孩子,扶起皇宫中传出来据说是灾难的四皇子喻文州,嘴角的角度带点淡淡的嘲讽,用母亲为他放置在锦衣内备用的巾帕,温柔的为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这是喻文州第一次感受到,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如此温暖。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还很稚嫩的声音问道。

 

“喻文州。”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带点自嘲,不是说的四皇子,他又算是什么天潢贵胄,世界上本应最尊贵的身份,却沦落至此,有人愿意对他伸出一次手,他便能为了捉紧那只手去夺取天下。

 

叶修那时怎么说的?喻文州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好像是说的:“不要愤怒,不要悲伤,你会变得很强,强到没人可以再欺负你”

 

叶修当时怎么想的,喻文州不知道,是真的对他变强有衷心的期盼,还是只是对一个卑微至尘埃的皇子的安慰。可那些都不重要了。

 

叶修自请为喻文州的伴读,即使功课从来都是喻文州帮他做好,闯了祸从来都是喻文州帮他挨手心,可是喻文州甘之如饴,那个时候,还只是同叶修交好,生命中的第一束光,第一个愿意把他从摔倒的地方扶起来的人,也是他唯一一个爱上的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渐渐变成“同镇国将军的儿子交好”了,喻文州不知道,他那个时候没有去关注任何一件与叶修无关的事情,甚至那个时候他只想着,新皇登基以后,分到一个荒凉的封地,带着叶修,就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

 

哪怕只是耕耘织布,显然这不可能,可是那时候就是那么纯粹的,想要和叶修一直在一起。

 

也许是神明的诅咒,命运多舛,亦或是天生就是金贵的璞玉,不可能被埋没,与镇国将军的儿子交好这件事吸引了更多心怀鬼胎的人的目光,当所有人的目光渐渐聚集到这个并不受关注的废弃皇子的身上是,一切都变了,被迫卷入争夺。

 

欲望让他被蒙蔽了双眼,叶修渐渐消瘦的身形在告诉他,即使要夺取天下,叶修也会站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所以即使在那样的争斗中,他费尽心机,阴谋阳明,看着自己血脉相生的兄弟一个个的死于争斗,冷眼看着许多欺负过他的人一个个死于非命。

 

可他一点也不在意,世上除了叶修,其他人全部如蝼蚁一般,下贱、可笑!

 

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当喻文州被陷害入狱的时候,所有支持他的人,就像是清晨的薄雾般,一下子就被吹散了,所有的争斗就像是黄粱一梦,自以为自己已经万无一失,然而终归害人害己。

 

那个时候,是叶修来看望他,就像是初见那时说过的话,“大不了重头再来。”眼神坚定,如果那个时候他还能冷静的去看看,就会发现眼底的不舍。

 

很久以后,喻文州发现自己错的离谱,那时候他以为叶修是希望他夺得皇储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时候叶修是怕他不去争取到皇位,那么可能连命都留不下来。说到头,还不是自己的欲望作祟。

 

“镇国将军之子叶修,因造反罪,处以死刑,念在镇国将军功高劳苦,赐毒酒一杯。”这是在喻文州出狱后得到的消息。

 

那个时候,喻文州记得自己哭了吧,以一种极度抗拒外面的世界的姿态,蹲下身把自己的脸埋在手臂,哽咽从喉咙深处断断续续的传来,仔细听还有低哑的咆哮。

 

可是,这一切他变得更加冷血,后人称他足智多妖,计谋诡谲,都不知道他只是在发泄着自己的愤怒,那时候他擦掉眼泪,希望的只是用这个无用的天下为他陪葬,那个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

 

夺得皇位的路铺满了鲜血和荆棘,喻文州咬牙挺过,登上了那个金黄色的龙椅,他想,这个天下自己到底有什么用,失去了挚爱。

 

然后,那位和叶修有一样容貌的新镇国将军交给他一份东西,是叶修留下的,看信封上歪歪扭扭的大字就知道了,从来不好好学习,从来不练字,所以字一直是这么丑,可是喻文州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了。

 

打开来看,上面写着。——

 

天涯海角,盼君珍重,勿寻,勿念。

 

喻文州颓然的坐在柔软的椅子上,低低的笑出声,可是泪水却偷偷从指缝中跑出来。

 

即使在最后的时刻,你也还念着我吗,叶修?那为何又舍得放下我偷偷溜走,留我一个人在这世间?

 

“叶修没死,但是你也再也见不到他了,希望你可以对得起他不惜用生命也要为你夺得的皇位吧!善待你的子民。”

 

叶秋说着,轻抚上他的脸,笑笑,然后转身离开。

 

一如转身离开的叶修一样。叶修,其实就是你吧……

 

既然如此,盼君珍重。

 

在喻文州当政的第二十年,喻文州宣布退位,终身不娶,过继了皇室宗亲的儿子当太子,然后从此就像是没有这个人一般,这位伟大的帝王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只是皇上在微服私访的时候,好像看见自己的父皇正在被一个挂着嘲讽的笑的人欺负。

 

然而……算了,皇帝陛下表示,老年人的事儿自己还是别去管了吧!

ta

评论(18)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