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烦烦不烦不烦

【周叶】天神(完结)[神仙paro]

#【上】人生若只如初见

#【总目录】


  传说当神来人间的时候,所有看过他长相的人都会转瞬就忘的。

  

  

  指引完最后一个孩子走向父母所在寻找的方向,叶修有点疲惫的叹了一口气。

  他是一个神,还是一个被尊为战神的武神。

  到底为何会沦落到来帮小朋友找妈妈这种工作,他无奈的想起苏沐橙许下的生日愿望。

  “我今年的生日愿望是,希望你可以挣脱某种束缚,体验一下快乐的人间一日游吧!”

  

  

  叶修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转头就让实习天神乔一帆放了一天假,自己来做这个引领小孩子迷路这样的工作。

  忙碌完之后,叶修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

  他当然明白苏沐橙的意思,他除了战争以外,从未离开过天庭,此时来仰视这片天空的话。

  有点刺眼呢。

  他抬起手挡住眼睛,阻挡让眼睛酸涩的光线。

  

  

  衣服的下摆被什么东西拉扯,叶修低下头,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穿着整齐的小西装,不过胸口处用金色丝线绣出的校徽,和对面那所幼稚园金光闪闪的校徽一模一样,门口站着的全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上人。

  叶修知道,那些大块头的黑色铁块,叫汽车,是人类用来代步的工具,这是他听年轻的实习天神闲聊时候说的。

  

  

  叶修蹲下身子,和那个扯着他衣摆的小男孩平视,他伸出指尖,点了点小孩可爱的鼻尖,问:“你不像是游魂小鬼啊,能看见我吗?”

  “嗯。”小孩明显没有理会叶修莫名其妙的话,事实上是他在门口等人来接他回家的时候,就看见对面路边一个像是挂在书房那张画像上的人。

  

  

   头发墨黑,仅用红丝带绑在头顶,柔和的光铺洒在他修长的脖颈。

   他一袭白袍,右手处还有银白护肘,玄纹云袖,让人看得出神。

  父亲曾说过,这幅画是周家经过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由遇到那个男人的周家祖宗画出来的。

  画里的那个男人,是神。

  

  

  “你叫什么名字啊?”叶修觉得他可爱,拉着他的小胖手捏捏。

  “周泽楷。”小孩眼神落在叶修握住自己的手,只觉得有一股暖流,顺着那只好看的手,传递到自己手上,再到全身。

  他果然是神,周泽楷想。

  如果不是神,自己怎么能如此想要抱抱他,再亲亲他的脸庞。

  明明自己三岁之后,就连父亲母亲都不让亲亲抱抱了。

  

  

  “真有缘,不过你家里人好像来接你了,再见啊!小周。”叶修站起身,揉了一把周泽楷软软的黑发,越发觉得这孩子可爱极了。

  而心底涌起的那种熟悉感,被他刻意忽视。

  他心里有些不安。

  在周泽楷的母亲急切的抱住他的时候,他狠心不再看周泽楷追寻他的目光。

  只对他微笑挥挥手,转身走了。

  

  

  周泽楷被母亲紧张的抱在怀里,又再三检查了并没有受伤,听母亲用哭腔絮叨着千万不能乱跑,而那个画里面的人,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周泽楷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悲伤,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个人,却只抓住了空气。

  所以,就连他已经泪流满面了他都不知道。

  直到听到母亲一边给他擦着眼泪,一边安慰他说:“宝宝不哭,下次听话就好,妈妈爱你。”

  他这才发现自己大滴大滴的泪水淌过脸颊,根本停不下来。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周泽楷无奈的看了看枕头被泪水打湿的那一块,又做了那个梦。

  自从幼稚园遇见那个男人之后,一直到现在周泽楷都分不清是是否只是一个梦境。

  他走到书房,这个书房已经由他继承了。

  一走进去就看到那幅画像,那人字他有记忆起就没有变化过动作,满身是血的站在那里仰望着鲜红的天空。

  一滴眼泪却从侧脸淌落。

  

  

  和梦里的那个人不同,梦里的那个人即使和画中的这个人有相同的脸,和相同的衣着。

  但是他好温柔,温柔的对自己笑,点自己的鼻尖,揉自己的发丝,甚至转身离开的时候,都微笑着和自己挥了挥手。

  你是谁?

  周泽楷手指滑过画中人的脸颊,试图抹去那抹泪痕。

  为什么,一见到你,心里有个地方就隐隐作痛。

  

  

  叶修在闭关,仙气不断的在他身边环绕。

  “噗!”侧过身吐出一口鲜血,悬浮在半空中的身子也直直的坠落在地上。

  痛……叶修捂住心脏处,像是数万颗针齐齐刺穿那里的感觉。

  自那次下界之后,他心里一直不安着,只能选择闭关,不然心绪不定很容易被魔气入侵。

  盘起腿打坐半刻之后,吐出一口浊气,才收招。

  推开殿门,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烟雾缭绕,天界也只有喻文州会有这种闲情逸致,黑子落下,喻文州开口:“要是少天知道你一出关就往我这里跑了,必定又会找你吵闹了。”

  “我要是一出关便去找他才是自作孽好吧?”叶修轻松斩断了那条黑龙攻势。

  “难道闭关之后,就连心性也变得急躁了吗?”喻文州挑眉看向叶修,落下黑子,贴了三目半。

  “你输了。”喻文州微笑。

  

  

  “啧!你个棋痴,去找老王好了,他肯定愿意陪你下上几十年。”叶修有点闷,心里的那股感觉挥散不去,索性躺下,看着繁美精致的天花顶发呆。

  “如果他在此处,定会说你心绪过乱,然后送一一瓶安神香。”喻文州也单手托着下巴,笑道。

  “我……”叶修闭上眼,准备措辞,却被喻文州打断。

  “不用再说,前世今生,缘分也好,分离也罢,不如你自己去找找答案,何必问别人。”

  叶修当做没听到一般,隔了好一会儿,在榻上来回滚了几圈,蹭的坐起来,递给喻文州一个赞许的眼光,说:“有道理。”

  

  

  “他会闯祸的,没关系吗?”月老抚着胡须,在叶修走后徐徐走出来,眼里的笑意遮挡不住。

  “你觉得他发现了你没有?”喻文州笑。

  “能给战神千里姻缘一线牵,老夫也不虚此行了。”月老不接话,依旧笑得满脸褶子。

  “他们分离得够久了。”喻文州唏嘘道,拾起棋盘,邀请月老对弈。


TBC


#【中】 纵是相逢应不识

  

  “殿下,此处不宜深入,请殿下移步。”副将双手抱拳,意图让这位任性的皇子下山。

  皇家围猎,皇子们再勇猛也是金枝玉叶,稍有不慎,他们这些护卫只有被剥皮抽筋的下场。

  “前方有鹿。”周泽楷手持弓箭,也不愿意和副官多说,皇家男儿乃真龙之子,岂能因区区狩猎而退步。

  “殿下……”副官还战战兢兢的想要劝说,不远处却传来“碰”的中午落地之声,来源处扬起一阵沙尘雾,渐渐消散之后,发现那里似是一个人。

  副官自听到声音便警惕的用身子为盾,挡在周泽楷面前,此人来历不明,深山之处,仿佛从天儿降,副官甩甩头,试图把这种幻想赶出脑海。

  在他愣神之际,周泽楷已经站到了那人面前。

  

  

  “你是何人。”周泽楷走到那人面前,看此人一身广袖云裳,偏偏内里却有甲胄护身,右臂处更有银白色护胄,一杆长矛立在身侧,撑着盘坐在地上的身子,脸上有微微怒气。

  绝非凡品。周泽楷自认天潢贵胄,天下什么好东西没见过,然此人定然不凡,可为何在此时出现在皇家猎场,是为刺杀?

  出现这个想法的一秒,周泽楷便否认了,并非有何凭据,而是这人出现在视线中的第一秒开始,他的心就“怦怦”跳个不停,好像认识了此人几百年似的,偏偏却毫无记忆。

  

  

  “竟然趁我睡觉时暗算!黄少天果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要是不把他的零嘴全换成秋葵,简直难消我心头之恨。”那人忿忿的对着周泽楷抱怨着,突然出神,眼睛都稍稍瞪大,双唇微张。

  “我也是被气糊涂了,对着你说这些干嘛。”那人突然笑了,对着周泽楷有一种熟悉感,他说不出来。

  了解叶修的都知道,他极少抱怨,纵使是黄少天趁他熟睡,寻得王杰希的法宝悄悄潜入他的宫殿,一脚把他踹到人界,他也只会呵呵一笑,然后伺机报复回来,何至于会用这种语调抱怨。

  只是在刚才的一瞬间,周泽楷的脸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这种话却好似说过很多次,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了。

  

  

  周泽楷被叶修的自言自语,时而呆愣时而自嘲的表情逗乐,正欲开口,回过神的副官却大声呵斥,把周泽楷挡在身后,把佩刀横在胸前,一脸戒备的看着叶修。

  “大胆刁民,见到皇子殿下还手持兵器,以下犯上,你可知该当何罪?”

  “哦?皇子殿下。”本欲转身离开的叶修顿下脚步,觉得这主仆二人甚是有趣,觉得稍微逗弄也挺有趣。

  “兵器上缴吗,唔……那接好咯!”说完叶修便把手中的却邪扔给那位副将,看他直直坠地,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周泽楷看叶修扬起的嘴角,心情也变得特别好,伸出手捏捏叶修的鼻尖,继而顿住。

  这个好像做过千百次的动作,在肌肤相亲的那一瞬间,两人都觉得一种熟悉感从心而过。

  周泽楷有些尴尬的放下手,这样的动作对一个陌生男人做出来,着实不雅,只是身体就是自然而然的这样做了,回过神来,实在是……过于唐突。

  

  

  踟蹰着是否道歉,叶修也回过神了,抛却心中的疑惑,唤起却邪,化作一缕轻烟消逝不见。

  “叶修……”周泽楷上前一步,抓住的却只有虚无,而脑海里响起的那个名字,他叫叶修,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就确定他叫做叶修。

  副官坐起身来,揉了揉脑袋,抬眼看了一下四周,不知为何自己躺在这冰冷的地上,而皇子殿下一脸复杂的看着什么东西。

  “皇子殿下,敢问末将为何会晕倒在此地?”副官站起身来,一脸疑惑。

  周泽楷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

  “请殿下移步山下。”副官再次请求,这里有些邪门,为了保证皇子安全,还是不要久留的为好。

  周泽楷没有再拒绝,只是表情再也没有变过。

  

  

  回到山下便回到自己营帐,就连皇上召他一起用膳,他都称身体不适。

  让宫人准备好墨宝,今天那人的容颜已经模糊,只记得一缕轻烟,他都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白日之梦了。

  久久不能落笔。

  周泽楷闭上眼睛,一描一画,直到深夜。

  睁眼。

  画卷一蹴而就。

  那人站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血染衣袍,长矛立在身侧,只是那脸侧的一滴泪,刺痛了周泽楷的眼睛,让他心疼得落下了泪。

  你是谁?

  终其一生都未能得知。

  

  再说叶修回到天庭,心烦意乱的他,当然先找黄少天打了一架泄愤,然杂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传入脑海,让他不能平静。

  他身为仙人,自是知道,天机不可泄露。

  天命所归,强求不来,只能静待答案浮出水面。

  踱步许久,叶修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后又像人间初恋少年一般吃吃傻笑,继而正颜,咳嗽两声之后,大步走向了王杰希处,翻找了一瓶安神香,又去韩文清处喝光了他的存酒。

  仙魔大战刚结束几百年不到,犹如民间的安平盛世,斗神叶修,因醉酒睡上上百年,根本不成问题。

  只是这次找了个好地方,睡在韩文清宫殿,可不怕黄少天来捣乱了。

  

  

  唯有月老夜观星象,红鸾星动,好兆头,只是天庭上仙的红鸾星,是祸是福,真不好说。

  恰如几百年前之时,不也有一场吗?

  然……

  一人为之轮回之际,还不忘抹掉爱恋之人的记忆,着实是,让人赞叹!

  月老的工作,便是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偶有痴男怨女,求而不得,亦非是缺乏磨练。

  

  

  月老在姻缘树上系上新的红绳,打结处金光流动,像是点点繁星。

  “命运终于开始轮回了。”月老喟叹。

  “老夫幸不辱命。”

  

TBC


#【下】  梦里花落知多少


  叶修做了很长一个梦……

  一个杂乱无章的梦。

  梦里有个男人叫周泽楷,黑色锦衣,仅用金线绣成的祥云纹章。

  飞眉入鬓,如雕如琢。

  君子如翡,龙章凤姿。

  

  

  “周泽楷,我今天一定要干掉叶修,你可别拦我。”黄少天气势冲冲的走向被周泽楷挡住,只露出半边脸出来嘲讽他的叶修,恨的牙痒痒。

  “叶修,你欺人太甚,今天就由本剑圣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妖孽,去佛祖面前忏悔去吧!”

  黄少天抽出冰雨,就冲叶修砍去。

  叶修就着周泽楷的肩膀翻身迎战,不过就在却邪和冰雨相接之前,一只长弓横亘在期间。

  “不许私自斗殴。”周泽楷皱眉,越发的把叶修藏在身后,唯恐黄少天突然发难。

  恰巧此时有小童来报,喻文州找黄少天有事,黄少天才撂下狠话之后匆匆离去。

  

  

  “你别。”周泽楷转身捏住叶修的鼻尖,无奈道。

  叶修和黄少天,一打架都是真刀真枪的来,损毁天庭结界受罚不是一两次了,偶尔还会双双带伤,真是,有点让人心疼。

  叶修解救出自己的鼻子,揉了揉,说:“是他先把我的仙露换做酒的,还改了味道。”

  天界都知道斗神叶修唯一的缺点便是喝不得酒,只一杯,便会醉倒,不少人被叶修气恼之后,都会在心中咬牙切齿的想什么时候把他灌醉,然后再打上几鞭子,反正神仙的愈合能力强,等他醒来之后也就不会记得了。

  想法很美好,想完之后心情大好也很令人感动,只是从未有人实行过,只因斗神的仙侣周泽楷可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而且两人武力值太高,众人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魔界异动,此番我要下界探查,等我回来。”周泽楷揽着叶修的头放在他颈窝,和他说着自己的任务。

  “异动?怕是要大战了吧,玄冥之门疑似出现了裂缝。”这是游历在外的肖时钦传回来的消息。

  “你镇守天门也要小心。”周泽楷微微低下头,温热的吻便落在了叶修的额间。

  “小周,你占我便宜!”叶修一脸惊恐的捂住被亲吻的地方,神情好似被调戏的良家妇女,见周泽楷还在不知悔改的笑,暗骂一声以为是美人就可以随便亲别人了吗!

  接着便恶狠狠的扑向那人的唇,软舌痴缠,不知不觉便双双倒在软绵绵的云朵中,衣衫凌乱。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乔一帆和高英杰原本奉命去蓝雨殿寻喻文州,路过此地被羞得头顶冒烟,心中默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双双加快速度逃似的走了。

  

  

  “不要!!”耳边是叶修的嘶吼,至少周泽楷的记忆中,叶修是从容的,不管是重伤在身,还是命悬一线,他都是淡然的。

  他能有幸拥抱住叶修,和他结为仙侣,已是得到庇佑。殊不知,在叶修看来,自己才是占了最大便宜的那个,何其有幸,得你所爱。

  周泽楷艰难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默念口诀,金色的符咒围绕在叶修周围,就算用却邪,也逃脱不了。

  “周泽楷!!!”叶修的声音越发尖锐,叫得周泽楷心神俱烈。

  好……不舍。

  

  

  周围是哀鸿遍野的魔族尸体,化作屡屡黑烟,白森森的獠牙和黑色的血液,即使是神仙,此情此景,都不寒而栗。

  荒火和碎霜似是察觉到主人的坚决,一丝金光闪现,化作长弓羽箭,带着鼓鼓风声,朝着重伤不治的魔王飞扑而去。

  ——“呲”。

  是身体被穿透的声音,魔王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明明,就棋差一招,偏偏半路杀出程咬金,那就一起轮回吧。

  

  

  包围着叶修的金咒渐散,一缕魂魄势不可挡的冲进叶修的眉心。

  “忘忧咒……”喻文州满身是血的赶来,见此不禁皱眉。

  “叶修无事,周泽楷……”王杰希虽未言尽,在场的人却都明白了。

  “神明超度,现在还能轮回。”肖时钦蹙眉。

  “可他缺少了一缕魂魄,执念太深,已入叶修灵魂,难以超度。”张新杰探了周泽楷的神识说道。

  

  

  “老夫来吧!”白光一现,月老现身于战场之上。

  “他曾托付于我,似是已经察觉的此次在劫难逃,所以用自己的神识注入他与叶修的姻缘线,只为保证,千万年之后还能重逢。”月老说完,眼角已有泪光。

  “只是……他亦言,如果希望渺茫,还不如让叶修忘却他,至少这千万年不要过于孤独。”

  “情深不寿……”不知是何人说的,只是大家都默认。

  

  

  叶修不久便醒来,见众人都在此地打坐疗伤,他撑着却邪站起来,在这散发着恶臭气味的战场,迎接雨水的洗礼。

  只是,心中的那块空缺,似真似幻,他仰头,不知道脸上温热的感觉是雨水还是泪水。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记忆已经清晰了,他咬破手指,画下熟悉的阵法,金光将他包围,回过神来,已经在一个巨大的宫殿前了。

  他熟门熟路的走进去,叶修闭着眼睛,满殿的酒气,怪不得平时会在隔壁修炼的张新杰都没在此处,想时叶修又占了人家的地方吧,周泽楷微微挑起嘴角。

  好久不见了。

  

  

  见到思念已久的睡颜,周泽楷止步,叶修却满脸泪痕,哭得一抽一抽的,嘴里喃喃念着:“周泽楷。”

  虽不及那时的尖锐,却同样的绝望。

  周泽楷觉得自己心都已经碎掉。

  他一手穿过叶修的颈项,一手穿过他的膝盖,一用力,便把他抱在怀里,正准备念咒回殿,张新杰却冷着脸从门外走进来。

  一言不发把一个小瓶子扔进周泽楷怀里,转身又离开了,只是在宋奇英看到他嘴角有一丝若有如无的笑意时,觉得有点可怕。

  

  

  周泽楷笑,看怀里的醒酒药,直的点头感激。

  在他怀里的叶修终于不哭了,乖乖的睡着。周泽楷把他放在床上,把醒酒药放在他鼻下。

  不一会儿,叶修便睁着迷蒙的眼睛醒来,小瓶子被他突然抬起的手打落在地上。

  “难闻!”叶修嘟囔。

  说完便捞着周泽楷的脖子,一同倒在床上,靠在那个熟悉的怀里安静的睡着。

  

  

  周泽楷感受到自己胸前的温热湿意,双臂紧了紧。

  “再也……不会了。”

  “嗯。”

  周泽楷点了一下叶修的眉心,那一缕魂魄归体。

  纵是千万年,我都一直陪在你身边,从未忘记过。

  

  END


评论(19)

热度(348)

  1. 北海 ぐ 冰宫黄烦烦不烦不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