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穿越了也要谈恋爱-9(古代篇)

#TAG:穿越了也要谈恋爱       【总目录】

17

 

卧房内,周泽楷翻来覆去睡不着,慢慢梳理着从第一次见到叶修的场景,那时他们骑着马在休息,侍卫来报前面有一个昏迷的人,问要不要理会。像是心电感应一般,周泽楷自己骑马而去,江波涛自然紧随其后。

 

一个少年坐靠在一棵大树旁,闭着眼睛,阳光透过繁叶间星星点点的落下,有的落在了少年的脸上,周泽楷注意到了那一刹那的心动,但是却并没有去注意,毕竟转瞬即逝。

 

直到江波涛过来,一眼认出这是叶修,为何不猜是叶秋,当然是因为有确切消息,叶秋在京都呢,况且,叶秋要是这样一个人出来昏迷在外的话,王都就可以说是可以被轻易攻破了。

 

然而江波涛一回过神便看到让他眼珠子都瞪下来的情景,那个抬手拒绝小厮抱起叶修的人,自己弯下腰轻轻把昏迷的叶修抱进怀里的那个人,不就是他们那英俊无双英明神武的领主周泽楷么。

 

江波涛上前准备接过叶修,江波涛本想,就算是叶秋来了,也完全不用自己领主亲自动手啊,更可况是叶修呢,可不曾想却被周泽楷拒绝了,抬眼一看,原本“昏迷”的叶修此时正想鱿鱼一样,紧紧抱住周泽楷不放手呢。

 

而他家领主竟然还宠溺一笑!对!绝对没有看错!绝对是宠溺了吧!刚刚那一闪而过的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闪瞎了眼。

 

然后,一日一日的相处,一天比一天更亲密,周泽楷认为,叶修肯定也是喜欢他的,然而,也许叶修只是把他当作依靠而已,叶修的记忆是回来了吗?周泽楷不禁想着。

 

门被缓缓推开,周泽楷闭上眼睛,早在叶修踏进小院的时候,周泽楷便知道了,轻轻闭上眼睛,今天确实有点没心情,他不想用这样的心情面对叶修,所以干脆装睡好了。

 

叶修就着微弱的灯光,看着周泽楷习惯性的留出了靠里的位置,了然一笑,坚决拒绝了侍女要服侍洗漱的要求,自己很快收拾好,轻轻爬上床。

 

叶修翻来覆去,很是小心,怕吵醒了周泽楷,他睡不着,在这个好似开玩笑的世界,待了一个月了,一直就只有周泽楷陪在他的身边,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习惯还是真的爱上了。

 

说到底,他再冷静,他也没有谈过恋爱啊,而且,在这个梦一般的世界里,怎么谈恋爱,也许明天早上醒来,就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叶修半撑起身子,就着从窗外映进来的月光,盯着周泽楷好久,然后突然笑了,突然下了决定,管他呢!至少现在不能错过他。

 

叶修在他形状优美的唇上一触即离,终于释怀的吻来没来得及收回,突然就被一个大力掀翻在床上,然后,叶修看到周泽楷嘴角带着笑,漂亮的眼睛里全是温柔的光,就这么在昏暗的空间内,像是有无数的星星点缀一般。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吃一点冯主席的药才行,心脏像是擂鼓一般,“咚咚咚咚”这样不规律的跳动着,因为上方的那张俊脸,也因为自己身体上方的重量。

 

“叶修……”他听见周泽楷叫他的名字,极温柔又极缱绻,他想要回应,却在启唇的一瞬间被封堵住了。周泽楷的吻便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在双唇贴合在一起的时候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得尝所愿、摆脱了迷茫。

 

当感触到叶修的唇落在他嘴角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周泽楷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沿着薄而柔韧的弧线细细描绘着身下人的唇形,随即不满足般向着更深处探索过去,扫过细细密密的齿列,蹭过敏感的上颚,捕捉到藏在深处的软肉碾压吮吸。凌乱的气息在两人口中交换,细小的水声回响在室内,叶修脑内一片空白,顺应着周泽楷的节奏回应他,仿佛一切理所当然。深厚而绵长的吻令人忘记了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本能的想抱住彼此,紧些,再紧些。

 

辗转唇舌,交换津液,甜蜜在这个吻中,以两人为中心扩散开来,这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美妙。

 

原来,两情相悦。

 

唇分离开来,暧昧的银丝断裂在空气中。两人在月光中静静地无声对视,不一会儿,又突然笑了起来。

 

夜色落幕,甜甜睡去。

 

迷糊间,叶修听见周泽楷带着暖意的低沉声音:“我爱你,叶修。”

 

叶修不知道自己说没说:“我也爱你。”

 

可是第二天早上,看周领主头上的呆毛在愉快的转圈的时候,他猜想,自己应该是说过了吧……

 

18

 

神清气爽的一天,周泽楷今天是看窗外树上叽叽喳喳的麻雀都特别顺眼,特别是上马车离开的时候还没有看到苏沐秋!周泽楷觉得这简直是命运的眷顾,都快要忍不住哼小曲儿了。

 

不过,在苏沐秋的地盘上,才不要做这么毁形象的事儿呢!哼唧!面无表情内心吐槽的周泽楷如是想着。

 

甚至周泽楷对叶修提出了今日不如纵马奔腾、浪迹天涯这个对于叶修来说很“过分”的要求,当然被叶修无情的拒绝了。

 

马车内,周泽楷就一直对着叶修笑,叶修被他盯得都有点发毛了,突然想起昨日苏沐秋给了自己一个东西,估计对周泽楷有用的吧?

 

翻遍了全身,还是不习惯古代的装束,终于在腰带处找到了那个玉佩一样的东西。就在周泽楷红着脸以为叶修是在宽衣解带的时候,面前出现的这个玉佩就有点让人嫌弃了啊!

 

周泽楷先是嫌弃的用手指拨弄了一下叶修手心里的玉佩,指尖不知不觉中放在了叶修手掌的肌肤上,嗯……很滑腻,难道这是叶修要送给自己的定情信物?掉入爱河的周泽楷如是想着。

 

叶修汗,叶修瀑布汗,叶修伊瓜苏瀑布汗。

 

以前不知道陷入爱情的周泽楷可以这么呆啊,他微笑着盯着周泽楷的眼睛,握住周泽楷的双手,在周泽楷期待的目光下,把玉佩交在他手中,一字一句温柔说道,掷地有声:“苏沐秋让我给你的!”

 

看着周泽楷嘴角弯起的弧度逐渐抿了起来,直至一条直线,叶修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倒在周泽楷的腿上躺着,笑得一颤一颤的,周泽楷看着叶修笑得饱含眼泪的眼睛,轻轻吻了一下。

 

翻看了一下手中的玉佩,上面的标志,不正是嘉世的标志吗?苏沐秋到底想告诉他什么?难道是追查的那件事,指向的是嘉世?可是嘉世应该没有理由啊,还是说?线索在嘉世?

 

看周泽楷皱着眉头,叶修当然认得那个玉佩上的标志,他突然正色:“现在嘉世是谁在……嗯,当领主。”叶修还是差点说是当队长了,他发现这个世界和原本的那个世界,在很多事情上都是惊人的相似,所以,他想他也许会知道些什么。

 

“邱非,少主可欺。”周泽楷说。

 

邱非是去年嘉世内乱后上位的,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原领主突然失踪,长老也突然失踪,甚至很多大臣也突然失踪,年少的邱非力排众议,登上了领主之位,还算治理得井井有条,虽不如嘉世全盛时期的繁华,好歹也没有更加恶化,情况在慢慢好转。

 

但是并不排除有人看少主可欺,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可能性。周泽楷担心的正是这个,说到几个领土的联合,其实也不过是谁也没有强大到可以侵吞谁的那样,所以,一旦有那个机会,有心人以及有野心的人当然不会放过。

 

几代人用生命换来的和平,将会毁于一旦,为了不必要的战争,将黎民百姓的生命视为蝼蚁,这种事儿并不少见不是吗?

 

“如果是很严重的恶事的话,不会是嘉世的。”叶修极其认真的,对周泽楷说道。

 

“为什么?”周泽楷疑惑。

 

“因为邱非。”叶修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嘴角带着了然的微笑,娓娓道来:“邱非不可能被任何人所控制,他是一个坚强的,嗯,在这里算一个孩子吧?他有自己的坚持,他不会把嘉世放在任何一个不利的境地。”

 

周泽楷还是不知道为何叶修会如此肯定的这么说,但是叶修眼中的笃定让他不得不信,不过事关天下苍生,他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下决定。其实,周泽楷有一个更加确定的怀疑对象,只是,暂时还没有证据而已。

 

“我知道你信了,不过还是得找到让你自己信服的证据才行,总之,我陪你。”叶修自下而上的看着周泽楷,看着周泽楷也回视他,两人的默契在空气中缓缓流淌,交换一个甜蜜的吻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TBC

评论(12)

热度(274)

© 破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