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我和喜欢的人隔着两个哥哥、八个伙伴,还有一个四皇的距离。

 #本来有个写罗路的小号,可是坑着一篇文来着……不敢去冒泡了……暂时用这个号发吧哈哈哈! @苏小鸡www 太太的点文!果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啊哈哈哈!对了,时间线是没有的!




  拥有超绝的能力,崇高的地位,出色的外表,还有聪明的头脑。


  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过得自由没烦恼,目标达成之后就应该潇洒的航行在这片大海上,无牵无挂,甚至被全世界的男人所嫉妒。


  可是拥有以上一切的罗并没有大家所以为的过得那么好。


  最近他可是过得相当烦恼啊!


  “船长,探测到草帽小子在狮子头上睡着了。”佩金监视着桑尼号上的情况,随时报告。


  红心海贼团的船员们最近收到一个奇怪的命令,那就是全天24小时不间断监视草帽海贼团的一举一动,特别是他们船长草帽路飞要实时报告。


  船员们猜测这是船长征服新世界的第一步,先绑架了草帽小子路飞,然后威胁他的哥哥爸爸还有红发,顺便还可以威胁一下雷利就最好了,虽然很崇拜自家船长,可是海贼王船上副船长的签名他们可是想要很久了。


  所以今天的红心海贼团的船员也很努力在工作呢!


  “只有草帽当家的一个人在睡觉吗?”罗靠在贝波身上,懒洋洋的睁开一只眼睛。


  “呃……我看看,现在坐在他旁边的是——‘火拳’艾斯!”


  “啧!”罗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船长,都快半个月了,我们还不行动吗?‘船长’基德可又干了一件大事呢!”夏奇有些担心的说道。


  “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你们好好的跟着我就好了。”罗勾起嘴角,无视船(nao)员(can)们(fen)在身后的欢呼声。


  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呢?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罗和路飞被迫分开。


  起因是一篇名叫《罗路结婚之后》的报道,大体是说罗路同盟又干了什么大事,此报道一出,新世界都沸腾了,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白胡子海贼团马X科说:“内容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了好吗?只看到标题我们的船就被烧了一半,报纸更是尸骨无存了。”


  虽然很快发行了增刊解释了以上错误,是因为撰稿人不小心把“结盟”写成了“结婚”,可是事情就是这么一发不可收拾了。


  在罗好不容易摆脱山治索隆的监视,用藏起来的一块肉,以及贝波的毛肚皮被摸摸一百次这种不平等条约,终于如愿以偿的睡到了草帽船长的床,可就在半夜!美梦被唤醒了。


  木床被捏碎,罗警惕的睁眼后,看到的是一张略显狰狞的脸,那人阴测测的说:“好大的胆子呢,敢睡我弟弟!”


  紧接着就是一阵火赶到,一句话不说就各种喷火。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不一会儿就惊动了草帽海贼团的船员。


  直到红发的船抵达的时候,罗才发现自己已经面临着四面楚歌了。


  “啊!艾斯,萨博,还有香克斯!!你们怎么来了,好久不见我好想你们啊!!”终于被戳破了鼻涕泡的路飞醒来,看到这么多喜欢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开心的手舞足蹈,捏着拳头双眼闪着星星,完全没有感受到眼前的剑拔弩张。


  “嗯,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萨博一秒恢复温柔大哥的样子,满意的看着路飞的衣服完整的穿在身上。


  “你个笨蛋!一块肉就能被拐跑吗?!”艾斯怒道。


  “什么嘛艾斯。”路飞完全不在意艾斯的态度,什么都抵挡不住看到哥哥的喜悦。


  “我们只是不小心路过。”香克斯笑着说。“看到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他才不会说是因为最近看了一场音乐剧,正是演的嫁女儿的场景,有点中毒过度,原本看到报道有些激动的,连忙赶了过来,结果没到两个小时就说是误报,害得他还失落了好久呢。


  “哈哈!路飞,看到报纸我们真是被吓了一跳呢,正好生命卡显示你就在附近,我们就来了。”拉基咬着肉,大笑着说。


  “嘛!既然都来了,就开宴会吧!”路飞说。


  “不了,我来你这里是有事的。”艾斯压了压帽檐。


  “啊?什么事?”被阻止了开宴会的路飞不满意的问道。


  “你的盟友借我一下行不行?”艾斯问。


  “特拉男?”路飞歪着头。


  “啊——是啊!马尔科生病了,特别需要像原王下七武海那样的医生来医治。”艾斯说。


  睡得正香的马尔科打了个喷嚏。


  “是吗?很严重吗?乔巴也可以的。”路飞担心的问道。


  “不是,必须要特拉男才行。”艾斯严肃的说。


  “啊?可是特拉男也很忙的。”


  忙着给我加餐,忙着把贝波熊借我摸毛肚皮,虽然晚上老是被压着很不舒服,可是伙伴怎么能随便借出去呢?


  看路飞完全不想借的表情,艾斯给萨博递了一个眼神,萨博秒懂,劝道:


  “路飞,你的伙伴生病了你不着急吗?而且又不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特拉法加尔的本事你是知道的,只要他一去了,马尔科的病马上就好了,最多三天就回来了。”


  “嗯……”路飞还在皱眉。


  “路飞,伙伴生病了真的好可怜——”乔巴含着热泪,当然,是被娜美威胁了,要是表现得好顺利支走了罗,他就会得到很多新医书。


  “喂,你们就不问问我的意见吗?”罗的额角布满了十字路口。


  “哎,算了,我看路飞不愿意借,特拉法尔加也不愿意去,总归是伙伴,你还是去重新寻找医生吧,希望他还撑得住。”萨博捂着眼睛一脸凄然的对艾斯说道。


  “也是,那我走了。”艾斯背影孤独的转身要走。


  “艾斯……”


  “喂!特拉男,你可以帮一下艾斯的忙吗?”路飞睁大眼睛,一脸期许的看着罗。


  罗咬牙切齿,看着原本悲伤离去的艾斯停下脚步,现在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深呼吸后,罗转头看着路飞,硬挤一个微笑,说:“好。”


  “哦——特拉男真是一个大好人。”路飞献宝似的跟两位哥哥说。


  “嘛!马尔科也有救了,正好香克斯你们是想去老爹那儿吧?不如和特拉男一起好了!”艾斯说。


  “特别欢迎!”香克斯说。毕竟是未来要和路飞结婚的人啊!以后一定要演一出千里嫁女儿的戏!


  “那,特拉男早去早回哦!”路飞挥挥手,觉得不能和香克斯一起开宴会真是可惜极了。


  以上,就是事情的经过。


  等罗见到一脸懵逼的马尔科的时候,沉着脸找到桑尼号的时候,路飞身边每时每刻都有不同的人守着,完全没法靠近。


  罗用刀柄抬了一下帽檐。


  今晚倒是个好日子。


  第二天,路飞发现自己窝在一个熟悉的怀抱睡觉的时候,艾斯和萨博以及草帽一伙正朝着床上的纸条运气——


  草帽当家我先借走了,归期不定,勿忘。


  草帽一伙已经没力气心碎了,因为他们实在不想看到桑尼变成灰,灭火都来不及,只能一边追着生命卡跑一边安抚暴走的哥哥们呢。


  今天也很想把船长赶下船呢,呵呵。


  END


  


评论(10)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