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烦

【周叶】你看起来很好吃

# 【 目录 】

@清烨小伙伴点的吸血鬼梗~❤

#tag对我一点也不友好,打不上……T^T


  雨滴顺着伞架滑进了领子,激得周泽楷一个激灵。

  

  鞋带已经因为刚才的奔跑被浸湿了,雪白色的鞋带吸收了泥水,变得脏兮兮的。


  【叮咚——】


  电梯门打开,走廊上昏暗的灯光忽闪忽闪,大概是因为雷雨天气而电路受阻,空气潮湿而闷热。


  把雨伞撑起来放在门口,周泽楷闪身进入房间,背靠着门,脱力般的坐在地上。


  雷声轰轰,风声飒飒,豆大的雨敲打在窗户上,稀散开来。


  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走廊却传来了脚步声,估计是因为鞋底沾了水,脚步声特别明显,周泽楷此时觉得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这件事说来蹊跷,甚至已经让受了20多年唯物主义论的他不敢置信——


  大概在半个月前,也是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在自习室赶论文赶到忘记了时间,等回过神来,已经半夜了,正准备起身开门回家,却听到【咔嗒】一声,周泽楷握住门把的手一顿,门就这么打不开了。


  身后传来【呱呱】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周泽楷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那是一只乌鸦,浑身黢黑,唯独那双眼睛散发着浓重的杀气。


  周泽楷觉得心都漏掉了一拍,正准备踹门逃跑,却听见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君莫笑,对待食物要温柔一点,我可不想老是喝到发酸饮料。”


  高瘦优雅的黑影从空气中渐渐现形,修长白皙的手把那只凶神恶煞的乌鸦拎住,然后轻轻一扔,乌鸦便化作红色的火焰消失掉了,连灰都没有留下。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俊美男人,嘴角挂着笑容,黑色的头发随着风微微晃动,黝黑如寒潭眼中时不时闪动着诱惑的红光,平添了一丝诡异,微张的嘴可以让人看到他尖利的犬齿,舌尖探出来一点,把嘴角那一丝诡异的红色液体卷走了。


  可惜,周泽楷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么一张诱惑的脸。


  “这么纯净的血液好久都没有闻到过了,你好香。”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鼻子埋在了他的颈窝处,四处嗅着,如果周泽楷没有感觉出错的话,刚才那软滑的舔着他动脉血管的东西,就是那人的舌尖。


  周泽楷没有说话,关键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身体被麻痹,却还能感到有尖利的东西刺入了他的皮肤,越来越深入,那人的呼吸打在他的耳边,柔软的黑发被枕在他的下巴,痒痒的,可周泽楷却抬不起手去挠,只得仍由那人对他的身体为所欲为。


  “叶修!你你你!!又抢我食物!!!”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是一个男人的怒吼声传来。


  埋在他颈边的人优雅起身,转头对来人说道:“是你非要捉君莫笑去研究,我没有了导航,只得借用你的冰雨了。”


  “我要和你拼命!!!”


  待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好友江波涛把桌子下的早餐递给他,说:“小周啊,你昨天就这么睡在自习室了吗?论文还早,不用这么急。”


  “嗯……”


  周泽楷下意识的摸了摸颈边,并没有齿印。


  可自那以后,几乎每天都会看到那人,好像叫叶修,应该是个……吸血鬼?


  两人之间从来没有交流,只是叶修每天定时来进食,周泽楷就在那儿等他吃完消失,周泽楷甚至怀疑只是每天重复着再做同一个梦。


  ***


  “就算关上门你也躲不掉。”


  叶修好像被周泽楷的举动逗乐了,这人怎么还不明白,该不是在骗自己这只是一个梦吧!叶修摸摸下巴,好笑的想到。


  不过这份食物也太有个性了一点,一般人遇见这种情况会先怀疑人生吧,然后会去找心理医生检查检查,其实对其他食物,叶修还是习惯性的消除对方的记忆,可是面前这人实在太有趣了一点,连续半个月了,还一声不吭的。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蹲在地上,和周泽楷视线齐平。


  “……”周泽楷没有说话。


  等到叶修都以为周泽楷不会再说话了,却听到轻飘飘的一声:“周泽楷。”


  “哦,小周啊!你好你好,我叫叶修。”


  没有去考虑叶修的自来熟,只是机械般的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


  冰冷。


  “你的手可真暖和啊。”


  叶修兀的把另一只手也覆上来,微眯着眼睛一脸享受。


  周泽楷稍稍一用力,就把手收了回来。


  叶修不介意的笑笑,眼睛又开始变红,周泽楷知道,这是他要进食的预兆了,还是忍不住眯了眯眼,稍稍偏过头。


  “别怕,不会让你疼的。”


  原本进食完毕应该消失的叶修却并没有消失,把周泽楷挪到了卧室,身体的麻痹感并没有消失,周泽楷还是动弹不了,只能让叶修搬着他挪动。


  “我说,我明明是在吸你脖子的血,为什么你的血却集中在了下面?”叶修戏谑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周泽楷已经肿胀的地方,抱着胳膊等着周泽楷给他一个解释。


  是的,大概从第一次开始,周泽楷就觉得不对,他甚至觉得叶修的唾液含有兴奋剂,前几次都是坐着,没有被发现,谁知道这次被叶修难得的好心搬到了床上躺着,就太明显了。


  “……”


  正当周泽楷绞尽脑汁准备想一个合理的理由的时候,却听见叶修说道:“也不是不可以,据说那个时候血会更好喝。”


  叶修连给周泽楷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周泽楷身上,胡乱的摸着。


  周泽楷急得捉住了叶修的手,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能动了。


  拒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最后只记得那人迷离的眼闪动着猩红色。


  醒来后,周泽楷已经不记得叶修有没有再吸他的血了,之后也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可周泽楷却老是想着叶修,甚至真的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江波涛看他精神恍惚,问过他几次,周泽楷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解释有点累。


  大概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


  两年后。


  “咚咚咚!”


  周泽楷刚洗完澡出来便听到卧室的玻璃被敲打的声音。


  走过去,看到的是叶修略显狼狈的样子,但还是挂着微笑看着他。


  “嗨!小周,好久不见!”叶修大喇喇的坐在床上,身上的狼狈完全不掩他的气质。


  “去哪儿了?”周泽楷走到他面前,低下头与叶修的眼睛对上。


  “遇到点麻烦而已。”


  “还走吗?”


  “不走了。”


  “哦……”


  “你再这么笑我可是会起銫心的哦!”


  “哦!”


  拉灯拉灯拉灯!!!


  TBC



评论(29)

热度(190)